一灯长明

、一灯照我江湖静。

【周喻】谢相逢

因为过于文艺没帮上忙的群刊歌填词
原曲Eternal



暑往又寒来周而复始 似过堂风
荣耀场 诅咒灭神
死灵之阵 鬼影缠身
穿云之枪敌对或同程 不失分寸
知己知彼 知彼知己
倾盖如故却似久别重逢
高山流水明月清风偏作十丈软红尘
纵观百戏 不如灭灯
可需吻一吻

幸而得你 有生之年不期而遇
云散天青霜雪霁
千里月明 春华共行
青阳告谢朱明起 共周亲
鹣鹣比翼 蛩蛩并驱

谁说不是注定遇一场 申沪穗广
南临苏杭 北缘珠江
恰于含灵众生中回望 他乡故土驻此方
何必独惆怅 心事流放
烟火人间 人间烟火
莫思量 无彷徨 远行人一腔勇往
穿越人潮万千流光 到你身旁

送往迎来 竟无惧风雪满头
愿以此身意相酬
时岁不留 掌纹如旧
东方未明灯火如豆
八荒行走 停步相...

2017-03-24

【周喻】盲

仿佛又在蹭tag



冬天的霜雾霰雪似乎没个尽头。

周泽楷抱着素描本,仰头望了一眼灰白的天空。

颜色上得均匀,像是谁用铅笔小心珍重的细细涂满了长卷的每个角落。

脏兮兮的流浪狗颠儿颠儿地从他身边跑了过去。那小东西腿脚不太利索,被路上突起的半块破砖绊了一跤,一头撞在路灯杆子上。

周泽楷加快了脚步,走向街口的甜品店。

那店的名字叫糖,主打手工糖,也做些奶茶蛋糕。

店铺橱窗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里头隔着五颜六色的小粒糖果。打店门经过,总是能嗅到温柔的甜香。

而店主喻文州是个瞎子。

也就二十来岁,时常戴着蓝色眼罩,在落地玻璃分出的...

2017-03-23

【周喻】锦鲤抄

瞎几把混更


周泽楷进校没多久,喻文州就认得他了。

不晓得不行,人都说计院来了个帅破天际的学弟,颜好腿长既高且冷又高冷——反正看上去特别攻。

计院的老腊肉们秉着先下手为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迅速拐带小鲜肉,将周泽楷拖进了学生会自己的部门,直接解决了招新站街的门面问题。

同在学生会,喻文州因而与他有了几分交集。

也不过点头之交。

要说交情,还得打冬天算起。

那会儿天寒地冻阴风肆虐,喻文州缩在羽绒服里,踩着饭点去买热饮,又在小店门口遇见了团成个球的周泽楷,要不是眼力好,根本认不出来。

周泽楷围巾帽子手套耳罩一应俱全,从头武装到脚,身...

2017-03-22

【周喻】除夕

架空


“文州。”周泽楷歪着头将手机夹在脸颊与肩膀之间,一手调色盘一手画笔,蹙了许久的眉忽的舒展开来。

“围巾收到了吗?”喻文州似乎在外头,周边闹哄哄的,吆喝与砍价声混成一团。

“嗯。”周泽楷搁下笔,揉着长久俯身而酸麻的腰站了起来,将从收废品大爷那买的塑料小凳子挪到一旁。

十平米左右的地下室时不时地漏水,周泽楷将铁盆挪到天花板灰色水渍正下方。

液体溅落的声响在小地下室里尤为清晰。

“我自己织的呢。”喻文州说,“不过你们寝室教室都有空调,应该不太用得上。”

“我戴着。”周泽楷将手伸到水龙头下,看了看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围巾,拧开开关,用力搓去手上的颜料。...

2017-02-01

【周喻】上垒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同系:表白的征途是新陈代谢(上)

上垒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据说周泽楷和喻文州在一块儿了。
搭伙一年多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表白成功凑对半年多。
可怕的是,他俩都同居半年了,周泽楷居然还没本垒。
天时地利,他连垒都没上过。
还本垒。
噫嘘嚱。
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后得知这一消息的伙伴们纷纷表示了惊讶并为自家队长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队长你这样不行啊。”杜明拍案而起。
吴启插话道:“春风吹战鼓擂,再干不上要倒霉。”
江波涛比较有道德,敲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清了清嗓子说:“队长?”
“你——想不想……?”江波涛眼睛一翻意味很明显。
周泽楷环顾四周,见众人依旧如狼似虎地盯着他,什么话也没说,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江波涛舒了一口气:“那就...

2017-01-15

【周喻】故事(1)

特种兵PARO,慢热及OOC警告


0.


打喻文州进门,郑轩就在不动声色地打量他——身边的那个人。

喻文州在前不久的任务里伤了招子,张新杰说他那双眼睛八成要不好。他在军部混了二十年,仇家不少,上头给他指派了一溜儿保镖,这位应当就是贴身的。

郑轩抿着酒,余光瞥着那人的侧脸。

他确定自己见过他,见过一次,在冯宪君的办公室里。

倒不是这人长得过分丑陋或英俊,相反地,那张脸根本看不出美丑,辨不明岁数。

他的脸像是碎裂之后一片片重新拼起来的,虽说动过手术没有过深的裂痕,但那张脸上爬满了纵横交错的细碎伤疤,如一张狰狞的大网,把他的五官...

2017-01-13

【周喻】表白的征途是新陈代谢(上)

表白的征途是新陈代谢


[Merry Christmas!]


周泽楷对他的合租室友同居对象喻文州充满了歉疚。

这种歉疚感与日俱增,把周泽楷吹成了一只气球,劣质胶皮撑得发白。

开心时,上天,不开心时,爆炸。

原因无他,全在周泽楷自个贼心顿起,对宜家宜室的室友起了非分之想,时不时蹦出些见不得人的念头。

一场拼接了各种限制级镜头的梦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九天早上六点整,周泽楷红着眼睛杀回了久违的寝室。

彼时他的知心伙伴江波涛还在和周公厮杀于棋盘上,硬是被周泽楷锲而不舍的敲门声给拽回了人间。

其实江波涛啥都没搞清,披着被子坐在门前睁着眼睡觉,唯...

2016-12-25

【周→喻】地书

天葬背景,周泽楷→喻文州

敲了周喻tag……不合适的话明天来删!


1.


周泽楷知道喻文州不喜欢他。

有人说喻文州的眼睛多情,眼角上挑镀着一抹薄红,像含着十分的绵绵情意。

但周泽楷看得分明,喻文州的眼瞳很黑,深的不见底,哪有什么款款的样子,倒像是寡淡的。

交情本该只限于朋友,以及喻文州不承认的师徒。

周泽楷没想过会看到喻文州的另一面。

彼时喻文州坐在寒风呼啸的山间,披着一件厚重的藏蓝色棉袍,正望向空茫茫的东北方。周泽楷扫开青石板上的雪坐在他不远处,问,在想人吗。

喻文州看着他,没避讳,说嗯。

他说那是一个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人了,...

2016-11-24

【韩喻】天葬(8)

后头叶修的解释却完全不一样。


“喻文州这么精明,哪可能为了没好处的事殚精竭虑。他是欠了周泽楷的债。”

“什么债?”韩文清逼问。

漫不经心地说:“还能有什么?情债啊。”

“欠了不知多少年的情债。噢,不止。还欠他修成正果位列仙班的命数。”

四十岁的叶修顶着和二十岁时一模一样的脸,扛着伞站在街边,瞥了韩文清一眼,说:“老韩,喻文州注定要死的,你俩本就没有缘分。”

“人间十几年的缘分,是从别人手里偷来的。


8.


叶修言尽于此,再问也不肯多解了。

待他愿说的时候,韩文清却不问了。

四十不惑,五十知非。...

2016-11-12

【韩喻】天葬(7)

7.


别来频甲子,倏忽又春华。

参出商没乌飞兔走,韩文清走了四十年的独行岁月。

对他而言也没差,不过春风得意后打回原形,一下子不太能适应罢了。

最初的十来年间,韩文清便是一个人爬行的。他过早地死了娘,爹又是个野心勃勃的,向来没人顾着他。久而久之养成了不易近人的烂性子,后头入了行伍才好些。

二十来岁正是他最为潇洒的时候。

那会儿他年轻,少年人鲜衣怒马披甲横枪,还满怀着振兴家国重整河山的壮志。

那会儿他的血是热的,哪怕老皇帝当头给他一瓢冷水,擦干了,再一杯烈酒下肚,他仍有血洒疆土的豪情。

那会儿他肩头窝着一只白毛的狐狸,绒毛密密地阻去了寒风。

他...

2016-09-25
1 / 3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