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锦鲤抄

瞎几把混更

 

 

 

周泽楷进校没多久,喻文州就认得他了。

不晓得不行,人都说计院来了个帅破天际的学弟,颜好腿长既高且冷又高冷——反正看上去特别攻。

计院的老腊肉们秉着先下手为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迅速拐带小鲜肉,将周泽楷拖进了学生会自己的部门,直接解决了招新站街的门面问题。

同在学生会,喻文州因而与他有了几分交集。

也不过点头之交。

要说交情,还得打冬天算起。

那会儿天寒地冻阴风肆虐,喻文州缩在羽绒服里,踩着饭点去买热饮,又在小店门口遇见了团成个球的周泽楷,要不是眼力好,根本认不出来。

周泽楷围巾帽子手套耳罩一应俱全,从头武装到脚,身上层层叠叠,裹成个立体直观的米其林轮胎人,缩着脖子,十分没形象地蹲在花坛边吃东西。

喻文州火眼金睛,于十米开外一眼瞅见了周泽楷手里蓝白的圆形盒子。

八喜。

厉害了我的学弟。

大冷天的又是周末,大多数人都更乐意窝在寝室或图书馆享受暖气的爱抚,临到吃饭时间叫个外卖,打仗似的冲下楼卷上食物就跑,巴不得一直不要出门。

谁知道这学弟天赋异禀,穿成个熊样,在寒风里巍然不动地吃冰淇淋。

喻文州看着杯里的冰碴儿都觉得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天天遇到,不打个招呼太说不过去,他下意识地扬了扬手道:“小周。”

周泽楷正叼着勺子,闻声抬起脸,见着来人后笑了一下,声音打颤:“学——长。”

这一张嘴不要紧,小勺子啪叽一下落地,还弹了两下,能量耗尽躺在水泥地面上。

周泽楷举着八喜,惊讶而无措地看着他的勺子,笑容迅速垮了,眉毛一下子耷拉下去。

你长得帅你有理,何况喻文州是半个颜控,同情霎时间汹涌成海。他边说着“你等等”,忙不迭跑进后头的快客里,要了个舀酸奶的小塑料勺。

周泽楷瞬间被点亮了,摸摸鼻子道了谢。

喻文州记得自个外婆养了条萨摩,大到没朋友,不太闹腾,天天喜欢蹲在厨房,一见人就歪脑袋笑,灿烂得让人心都化了。

喻文州觉得周泽楷特别像那条萨摩,笑起来的时候老乖老乖,眼睛却很亮,里头像是盛了一整片天空的星辰。他也不急着买东西了,蹲到周泽楷身边,看他满足地舀冰淇淋。

“小周你不冷吗?”

“冷。”周泽楷手里的盒子已经见了底,他刮着缝隙里的残余,回答道。

喻文州好奇:“你怎么不回寝室吃?”

周泽楷解决了他的原味。他没有立刻作答,而是说了句“等我一下”,拿着空盒快速进了店,不消片刻拿着盒子出来了。

换了个有盖子的——他居然买了第二盒。

“……”

周泽楷麻利地剥下塑料纸揉了揉,手腕一扬,那纸团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在垃圾桶旁边的地面上。周泽楷抿抿唇,弯腰将塑料纸捡了。

他蹲回原处,慢条斯理地舀起八喜,回答道:“因为还要买。”

……为什么不一次买俩呢?

喻文州没想到周泽楷并不如何雄健的躯壳里装着一个勇于吃冰不畏严寒的勇士灵魂。

他朝周泽楷的盒子里扫了一眼。

粉的。

草莓味。

勇士灵魂里包藏着一颗柔软的少女心。

喻文州心说自己这想法真恶俗。

在他暗搓搓放飞自我的当儿,周泽楷已经从兜里掏出了一只小塑料袋。他将八喜搁在膝头,蹭开塑料袋。

里头两个白花花的大包子。

周泽楷咬一口包子又吃一口冰淇淋,浓郁温暖的肉香裹着清甜的草莓味儿弥散开来。

“小周。”喻文州将视线从包子上挪开,“你……中饭吃了吗?”

“正在吃。”周泽楷含糊地说。

他一口咬了半个,腮帮子撑得鼓鼓的,一动一动,像是嚼着坚果的仓鼠。

喻文州问:“吃这么少不会饿吗?”

周泽楷诡异地顿了一下,说:“没钱。”

喻文州觉得这个回答远超出了他单薄贫乏的想象力所能企及的高度。

吃了二十块钱的八喜吃不起八块一顿的食堂?

介于和周泽楷不算熟络不便随意评判他人习惯,喻文州随口道:“冰淇淋是挺烧钱的。”

不料周泽楷摇摇头:“不是。”

“?”

只见周泽楷笨拙地挪动大腿换了个蹲姿,艰难地撩起厚重的衣摆,摸出一只手机毫不避讳地输入密码解锁。

照理说周泽楷也不是个自来熟。

熟悉的界面展现在喻文州眼前。

周泽楷熟练地跳过登陆界面进入庭院,将手机举到喻文州眼前。

他忽然笑了,眉眼弯弯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得意。

“要攒钱氪游戏。”

……

阴阳师。

又是阴阳师。

喻文州看着他唯一的橙卡阎魔,又看看周泽楷“快夸我呀”的献宝脸,实在不知该作何评价,便故作惊讶道:“小周你也玩阴阳师啊。”(阎魔:最没啥用的SSR)

周泽楷:“!哪个区?”

喻文州:“我?春之樱。”

周泽楷激动了:“同区!加一下?”

“好的。”

喻文州只有二十几级,但这并不能减少周泽楷了解别人卡牌的兴趣,见喻文州的个人面板上什么也没有,周泽楷禁不住将脑袋探过去,问:“能看式神录吗?”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将手机递给他:“好啊。”

周泽楷点开了喻文州的页面。

周泽楷不吃冰淇淋了,他转过头,悲愤地盯着喻文州,控诉简直要从眼中溢出来。

喻文州莫名想笑,不过嘲笑别人好像不太厚道,他咳了一声,无辜道:“是你要看的。”

周泽楷将八喜盒子搁到地上,默默地将脑袋搭在膝盖,假装自己是一个白色的球,他紧紧攥着喻文州的手机,喻文州抽了两下还没抽出来。

明明是高冷男神就不要卖萌好吗?

喻文州内心疯狂吐槽,他好笑地拍了拍周泽楷说:“没事,说不定你今天就能出灯姐(SSR青行灯)了。”

周泽楷抬起头,看看喻文州成排的SSR,问:“你氪了多少?”

喻文州:“没有啊,我不氪金的。”

周泽楷觉得糟糕透了。

有话说,没有什么是一个648做不到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个。(648:648RMB的礼包)

他氪了3个648,才终于出了一个阎魔。

“可是……我是寝室唯一有SSR的。”

“……”喻文州想了想,说,“你要不要加一下我们系的阴阳师群?”

“?”

喻文州:“我们系也有好多非酋。我一个室友都快高级非酋了,有一天抽卡之前正好在群里聊天,刷了一屏的‘文州助我出刀姐’,立马出了酒吞,晚上出了妖刀姬。”

周泽楷:“!”

“我可能真的有锦鲤体质……”喻文州笑着拿回手机,点开群面板给周泽楷看自己的“非酋之光”头衔,“好多人抽卡之前都先摸我一把,出了SSR或者想要的御魂——总之都脱非入欧了。”

喻文州侧过脸:“所以你要不要——?”

周泽楷抱住了他。

两个人都穿得厚重,还蹲着,相拥的姿势无比别扭,但这并不妨碍周泽楷趴在喻文州的肩窝蹭了蹭。

耳罩蓬松的软毛贴着喻文州冰凉的侧颊。

周泽楷呼出的温热气体喷在颈侧,喻文州简直要被萌化了。

他抬手回抱了周泽楷,轻缓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背。

周泽楷松开他,将自个的围巾取下来,不顾喻文州的推拒,把捂热了的围巾绕在他脖子上。

绕了足有四圈,差点没把喻文州勒死。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你脸冷。”

喻文州扯松围巾,冷空气呼啦啦灌进肺里。

“谢谢。”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不客气。

他眨眨眼,目光灼灼地看着喻文州。

“来点欧气。”

“……”

 

据说周泽楷当天晚上就出了大天狗。

他们寝室一窝子的高级非酋(一直抽不到SSR的人)当即疯了,跟着周泽楷一起在床铺间金蛇乱舞,后者是乐的,前者是气的。

几个非洲人联手将叛徒轰了出去,大半夜才给放进来。

周泽楷一直是个真·唯物主义,笃信玄不救非的真理,规规矩矩地抽卡,本本分分地氪金。

直到他傍上了一条锦鲤。

周泽楷坚定地抱紧了喻文州的大腿。

据说是群里蹭锦鲤人多欧气少,隔着网线效果会打折,周泽楷干脆没加群,三次元跟上了喻文州。

他也不忙着买八喜了,同心理系一道吃食堂,自个没课的时候跑去蹭别人的大课。

他坐在喻文州身边,捧着本信竞教材或者什么也不带,也没怎么说话,就只是安静地坐着。

喻文州听课的间隙偶尔侧过视线,周泽楷就朝他笑一下,教室的灯光碎碎地铺在他眼里。

喻文州还是觉得周泽楷像那只萨摩。

他有半抽屉的储备粮,喻文州每每压着嗓子问吃不吃东西,周泽楷都点头,对各种投喂来者不拒,埋着头嘎吱嘎吱,吃得把喻文州的馋虫都勾了上来。

直接导致喻文州达成了一个月增重十斤的成就。

然而第一个周泽楷的存在表示抗议的,不是喻文州,而是他室友。

失去圣光保佑连抽了一个月R卡的黄少天暴躁了。

“哎哟我的队长欧气可不是大海这东西是井水——别人一勺一勺舀的周泽楷一桶一桶打的这样下去我猴年马月才能阴阳师毕业……”逮着一个周泽楷不在的中午,黄少天拖着喻文州扫货,“而且我已经俩星期没有买到蛋奶了天哪三杯两盏蛋奶……”

黄少天站在货架前扒拉着那堆乱七八糟的袋装牛奶,突然眼前一亮,冲正挑薯片的喻文州喊道:“卧槽队长你这光芒照大地啊今天居然赶上最后一包!”

“谢谢。”

黄少天猛的一回头。

周泽楷神出鬼没像是地缝里冒出来的,拎着最后的蛋奶,眨眨眼睛,无比诚恳地再次说道:“谢谢。”

黄少天一口气哽在喉咙里。

喻文州在周泽楷后头刷了卡,半开玩笑地说:“我也好久没喝蛋奶了。”

周泽楷撕开牛奶袋三角形的口子,插好吸管,径直将袋子递到喻文州面前。

“卧槽。”

喻文州乐了:“谢谢小周。”说着就开始吸溜,都不带停顿的,直喝到吸管里吱吱作响。

黄少天抱着几盒500ml的光明纯牛奶翻了个白眼。

喻文州:“三杯两盏蛋奶……”

周泽楷歪着脑袋接道:“怎敌他晚来尿急?”

喻文州噗的笑了出来。

周泽楷等他笑完,问:“蛋奶好喝吗?”

感情他专程消遣黄少天的。

黄少天怒了:“你不知道好不好喝买什么蛋奶?”

周泽楷:“高兴。”

喻文州晃着空了的蛋奶袋子:“好喝,谢谢小周。”

周泽楷笑了笑,摸摸鼻子。

等着喻文州一起走的黄少天表示心塞:“我现在不是很想和你们说话。”

喻文州:“那……你自言自语?”

黄少天:“队长你听见翻船的声音了吗友谊的小狗淹死了你知道吗?”

喻文州:“现在知道了^^”

黄少天:“……”再见。

喻文州目送黄少天兜着一怀的蓝盒子走了,将蛋奶袋子精准地扔进垃圾箱。

周泽楷拽了拽他的衣袖。

“还是没有荒川。”周泽楷说。

喻文州知道他这是要蹭人品了。他熟门熟路地张开胳膊抱住周泽楷:“给你欧气。”

但周泽楷抱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放开他。

“小周?”

“我不要咸鱼王了。”周泽楷贴着他的耳说,“锦鲤跟我走。”

 

——好不好?

 

(荒川=咸鱼王=某SSR)

 

 

评论 ( 23 )
热度 ( 139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