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国际戏精学院荣誉毕业生

【周喻】上垒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同系:表白的征途是新陈代谢(上)


上垒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据说周泽楷和喻文州在一块儿了。
搭伙一年多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表白成功凑对半年多。
可怕的是,他俩都同居半年了,周泽楷居然还没本垒。
天时地利,他连垒都没上过。
还本垒。
噫嘘嚱。
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后得知这一消息的伙伴们纷纷表示了惊讶并为自家队长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队长你这样不行啊。”杜明拍案而起。
吴启插话道:“春风吹战鼓擂,再干不上要倒霉。”
江波涛比较有道德,敲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清了清嗓子说:“队长?”
“你——想不想……?”江波涛眼睛一翻意味很明显。
周泽楷环顾四周,见众人依旧如狼似虎地盯着他,什么话也没说,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江波涛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下头于是又开始群魔乱舞了。
队员和队长的画风似乎总是不太一样。
比如说蓝雨吧,有个沉稳闷骚的喻文州却有个跳脱话唠的黄少天,又比如说霸图吧,有个霸气侧漏的韩文清却有个较真严谨的张新杰。
轮回有个腼腆寡言的队长。
而轮回是一个严肃的团队。
一个严肃活泼的团队。
一个严肃活泼且八婆的团队。
一群人唯恐天下不乱,七嘴八舌起损招,周泽楷自动开启屏蔽模式,靠着柔软的沙发八风不动。
“队长这个想法不错吧?”
“嗯。”
“明明是我的可行性比较高吧?”
“噢。”
“队长你在听吗?”
“嗯。”
“队长你电话响了。”
“噢——嗯?”
江波涛指指他的手机,一脸淡定地念出了名字:“文州。”
周泽楷的目光嗖得杀了过来。
他好像一下子从请勿打扰切换成了Q我吧,卷起震动的手机风一般扫出了包厢,留下一干人大眼瞪小眼。
“队长应该是……的吧?”杜明竖起一根手指向上戳戳。
江波涛迟疑道:“说不定他是个——妻奴?”
“忠犬。”杜明更正道。
“对,忠犬。”江波涛点头。
他们几句话的当儿周泽楷又风一样地杀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上外套。
“队长你要走了?!”
周泽楷头也不回地说:“文州到家了。”
三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只有三个人。方明华没来。
孙翔?孙翔横在沙发上,早就被灌趴下了。

介于周泽楷有身高优势体能压制,外带自家队长自己人BUFF加成,轮回几位在周喻二人的攻受问题上迅速而坚定地站对了立场,建立起拯救队长小分队。
当然将正直的孙翔排除在外。
小分队当即制定了一看就没什么卵用的作战计划,网购了一包稀奇古怪的东西,到货当天就噔噔噔跑周泽楷家串门去了。
喻文州碰巧不在。
正好了,掩护都不用打,直奔周泽楷卧室。
江波涛默然看着周泽楷床上一只枕头。
周泽楷垂着胳膊冷眼旁观。
江波涛吞了口唾沫,艰难地开口道:“队长你们这……是分房睡的吗?”
“嗯。”周泽楷不以为意。
天啦撸原来真的是连垒都没蹭过。
小分队在此刻终于充分意识到了征途的漫长,想让周泽楷走进发达,首先得八年抗战四年内乱,最后八成是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啧啧。
“怎么了?”周泽楷问。
江波涛邓布利多摇头:“没什么。”
在/天花板/上贴/了/一张/长达三米/的/巨大/白纸。(敏感词就在这里了!
得到允许后拿502粘的。
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周泽楷别给扒了。
周泽楷好奇这破白纸有什么稀奇,然而多次打量什么也没看出来。
办法是杜明提供的。
杜明坚定地认为想干大事必先鼓动之怂恿之,自告奋勇订购了一罐荧光涂料。
那涂料是配模型漆用的,牢得很,全透明,白天根本看不出痕迹,在黑暗的环境下则有荧光,绽放着红色的美妙光芒。
周泽楷一点都不觉得美妙。
他啥都没看明白,晚上熄灯了才发觉滚滚天雷隆隆而至,早已避无可避。
天花板那东西哄得刺眼,似极了大跃进时期亩产一万八的吹逼标语。
他的伙伴们在纸上写道。
人有多大胆!
文州日多晚!!
……
是啊还带了仨感叹号。
周泽楷恨不能身化窜天猴直接把天花板炸了。
顺便带着他想上天的队友一并奔赴极乐净土去。
这两行字魔性地在周泽楷脑中无限盘桓,闹得他两股战战夜不能寐。
往后两天都是周末,原地解散自由活动后根本找不着人影,周泽楷当然逮不到始作俑者杀头以泄愤,白天里鬼迷了心窍没把白纸销毁,夜间只能继续接受折磨。
长夜漫漫,磨着磨着难免擦出跃动的火花,周泽楷痛并快乐着闭上眼睛,眼前又浮现出十字真言炫目的样子。
人有多大胆,文州日多晚。
周泽楷为这样肮脏的想法致以深深鄙夷。
苍天在上,他依旧对这个龌龊的提议动心了。

当队长get了维护权益的意识,作战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小分队编外成员,人生赢家方明华如是说。
作战小队为周泽楷提供了三个纸袋妙计。
第一个当场被拍死了。
硬来?狗血洒多了吧,这年头婚内强女干还fan法呢,更别说他俩连本本都没有。
PLAN A胎死腹中,直接开启PLAN B。
关键词:暗示。
办法很简单,你俩不是每周采购吗,逛逛屈臣氏转转杜蕾斯,让对象明白你准备充足正在欲求不满就好了。
周泽楷觉得直接买装备太粗暴了。
喻文州喜欢在家里的台式上看电影,桌面某一文件夹里装了不少视频。周泽楷是个聪明人,举一反三更变了计划,在喻文州的文件夹里掺了数个标题成迷的avi文件,同时在公用傻宝账号购物车里加了不少不可描述的物品。
喻文州看电影,他就坐他身边刷傻宝。
没想到喻文州骨骼清奇,不开文件夹,从最近文件中戳开视频,掌根抵在颧骨出支着脑袋,挡住了周泽楷的视线。根据光路可逆原理,喻文州也看不见周泽楷在干嘛。
想不到喻文州是这样的喻文州。
周泽楷深觉自己对伴侣了解太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喻文州看片很慢,完全没有对后续发展的求知欲,每回刷上二三十分钟就收手,一本电影能看上一周。
带他开启新一篇章点开文件夹,周泽楷那点自责早消磨地七七八八了。
喻文州将鼠标移到其中一个日本爱情动作大片上,戳蓝图标,说:“禁忌之——小周,你下的?”
周泽楷正要应答,划到嘴边鬼使神差转了个弯:“别人给的。”
“哦。”喻文州说,“看名字就挺重口的,还是别看了。”径直将文件拖进了回收站,开始他的日常消遣。
周泽楷有点想立地成佛。
方案二宣告破产,第三方案启动。
酒。
又是喝酒。没创意。
找酒不难,关键是周泽楷并不嗜酒,喻文州那个老年人作息的更节制。
他俩都是偏平淡的性子,跳过了小情侣浓情蜜意的阶段,进入老夫老妻状态。
把酒言欢或是一块买醉——天方夜谭。
好在刚瞌睡就有人给递枕头。杜明表白失败了。
轮回上下坚持贯彻落实“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一定要拿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的理念,又一次开趴了。
老时间,老地点。
杜明暗恋隔壁系花唐柔依旧,鼓起勇气表白,女神十动然拒,杜明大恸。继吴启之后跌进了漫漫感情路的低谷。
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周泽楷没想那么多,高高兴兴拖着喻文州去了。
单身的杜明见他俩出双入对,不由得悲从中来,二话不说高举团员的火把,抓了人就开灌,周泽楷显然不能让喻文州喝摊了,固执地挡在前头,默不作声一次次满了杯。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很好,继吴启失恋大聚餐之后,他又阵亡了。

周泽楷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大跃进标语蹦入了他的视野。
人有多大胆——
周泽楷一下清醒了。
他暗叫不好,一轱辘下了床,一把拽开门。
“文州——”
外头已是大亮,一个人都没有。
昨儿肯定是喻文州再一会把他安顿好的,说不定已经瞅见上头的字了。
想想吧,人家万分艰难地给自己换了衣服掖好被子,一关灯瞧见上头恶意满满的标语……指不得怎么呕血。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抄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屁股坐到地板上,拨通了江波涛的电话。
江波涛早起了,正陪他家精神矍铄的江太爷遛弯,听罢周泽楷断断续续的讲述恨铁不成钢,压着音道:“队长,咱们的意思是把喻队灌倒,结果你自己喝醉了,人家只能照顾你。有什么办法?”
他想了想又说:“要不先探探喻队口风,打探打探他有没有看见。”
但是周泽楷说他并不懂套话。
“喻队不会明说的。”江波涛耐心地指点他,“他现在不是出去了么,你打个电话随便说几句,比如中午回不回来吃饭之类的,如果态度反常——你应该能感觉出来的,八成就是知道了。如果他回家后笑眯眯地往你房间瞥,要么招供坦白要么跪安吧。”
江波涛补了一句:“哦,把锅扣到杜明头上。他够惨了,再倒霉点也差不离。”
周泽楷似懂非懂地应了。
其实他觉得根本没有试探的必要。喻文州今儿连早饭都没给他留,不是怒了还能是什么。
周泽楷纠结地拽着头发,坐了一会儿,拨了喻文州的电话。
居然响了一声就接了。
周泽楷还没开口,那边已经炮仗一样炸开了。
“喂周泽楷吗!队长发烧了吊水呢你没事甭打电话了。”
“他怎么了?”周泽楷急道。
“你喝醉了不安分,他照顾你一晚上着凉了咯还用说?”
“手机怎么在你这?”
“卧槽你还有心查岗!”黄少天跳脚,“我当然是有事找队长!两次挂水我都在这要不把你NTR了算了。”
“不是……”周泽楷低声说,“在哪?”
黄少天说:“你别来了来了也添乱反正快挂完了。张新杰在这实习他俩聊上了,根本没我呆的地方。”
“让他休息一会。”
“我知道——倒是你少喝点才是真让他休息一会好伐?”
“嗯。”
黄少天挂了电话。
周泽楷浑身不自在,他总是不放心喻文州在自己未知的地方。这念头霸占着他的意识,以至于周泽楷根本没法子想别的。
喻文州这次好得很快,吊上半天水当天退了烧。
他不常生病,一年前他俩没确定关系的时候,照顾周泽楷而发烧,躺了大半周,周泽楷给骇着了,把那些乌七八糟的心思都收了起来,消停了整一个月。
他远离酒精,喻文州却中招了。
蓝雨的聚餐周泽楷没去,窝着独守空房,黄少天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周泽楷吗周泽楷吗!”黄少天大着舌头说,“队长喝多了,坐着死不挪窝,你赶紧过来一趟。”
周泽楷顾不得抨击他们给喻文州灌酒的行为,抄上钥匙立刻出门。
倒不是这干人没事总在喝酒。他们定期聚餐,聚餐期间热衷于玩游戏,惩罚项目万变不离其宗,大多是输者自罚一杯,而且大四们陆陆续续在外头找好了实习岗位,平时见面少了,一到聚餐分外受不住,一不小心过火成了常事。
况且这也算不得什么过火。
周泽楷到的时候喻文州坐在包厢角落,双手圈着一只抱枕,随着周泽楷的靠近仰起脑袋,歪了歪头说:“泽楷?”
喻文州极少露出这样全不设防的样子,眼神一片明澈澄净,周泽楷心里蓦地化开了。他半跪在地上,说:“我来接你。”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抛开了抱枕问:“背?”
周泽楷笑了,说好。
他走得很慢但足够稳当,店里所有纸醉金迷繁弦急管的喧嚣都抛诸身后,路灯橙黄的灯光温柔地铺了一路。
周泽楷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微小说,讲男生背着他的女友回家,女友问他说我重吗,男生说,当然啊,整个世界都背在背上了,哪能不重呢。
但周泽楷一点也不觉得重。
相反的,他感觉喻文州太轻了。
他的世界太小,背在身上,也不过这么点重量。
喻文州念心理,并热爱这一专业。心理诊所在国内并不普及,喻文州要么从实相关研究留校任教,要么出国深造。他的路很窄,他总是繁忙,为未来四处奔波。
周泽楷一点也不希望喻文州出国。
他认真地想让喻文州留在国内留在熟悉的地方留在在他身边,无需为任何事操劳,安稳惬意地过日子。
周泽楷并不打算一条路走到黑。计算机行业要从程序员开始,那样太慢,他会多种乐器,小提琴考了演奏级,利用这一优势,他一年前就开始创作音乐,在网上陆陆续续发表了不少作品。
反响不错,有好几家知名工作室找他谈过合约,但都被周泽楷拒绝了。
他看得远,一直在等待最适合自己的时机。
来日方长,只要把人圈住,他总有机会把喻文州养得胖一点。
周泽楷侧了侧脸,喻文州下巴抵在他肩头,见周泽楷看他,弯着眼睛回了一个笑。
周泽楷在他的眼眸里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回家之后周泽楷将喻文州送回房间,给他找出睡衣。
喻文州毫不避讳地脱了衣服。
方才太温馨,生不出旖旎的年头,场景一遍,周泽楷浑身上下都跳起来闹革命了。
他跑回房间拿来自己的枕头,站在门边。
喻文州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闷着“嗯”了一声。
周泽楷飞快地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抬手关了灯,他刻意没把窗帘拉掩饰,银色的水一样的夜光渗过玻璃流淌。
喻文州背对着他,微微蜷着。
网络小说里讲,不能冒进,要注重气氛。
周泽楷轻轻撩开喻文州的衣摆,搭上他侧腰上。
他确定自己的手足够暖了,不会冻到他。
可喻文州反应大得出乎意料。
照理说他即便不乐意,也只会小幅度挣一下表面态度,眼下他当真是醉了,直接推开了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心中一沉,暗道他果然不乐意,而不待他哀叹,被子里窸窸窣窣喻文州整个儿钻了进去,翻身转向他,毫无征兆地搂住了周泽楷。
他的脸贴在周泽楷心口。
周泽楷收了莫大的惊吓,慌忙反抱住他,没多久便觉胸口湿热,烫得他悚然一惊心头一紧却是不敢再动。
喻文州力道渐轻呼吸渐缓,周泽楷生怕扰了他,僵硬地维持这这个别扭的姿势直到天明。

第二天他颇有些战战兢兢,反倒是喻文州收放自如全无芥蒂,周泽楷心下存疑偷着联络了黄少天。
黄少天身上背负着罪状,竹筒倒豆子一般什么都说了。
“队长红的白的混着喝能不醉吗真不是我们灌他……嗯对啊队长酒品很好的喝多了不吵不闹顶多文艺一把跟你伤春悲秋一下!”
周泽楷心口有一千个咆哮马在嘶嚎一万只神兽在奔跑。
不过瞬间他又想起了夜间的湿热感。
那眼泪呢?
但周泽楷没有再问。
或许是醉酒吧。
当晚踩着商场关门的点完成了采购,回小区的路上稀稀落落没什么行人,周泽楷心念一动,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抬眸瞥了他一眼,侃道:“小周你几岁了,还要牵着。”
喻文州的手很凉,指尖犹甚,周泽楷将他的手指拢在掌心捂着,说:“怕丢了。”
他开始尝试自主填词,翻看了不少文学作品,依旧少言不过情话功力见长。周泽楷也不晓得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或许是昨日背他回家,身上的分量轻得他心慌。
“啧,和谁学的。”喻文州说,“我好歹是个成年人,再说了,没了找呗。”
周泽楷不说话了。
喻文州反扣住他的手,问:“以后还打算唱歌吗?”
“嗯……”
喻文州笑了:“你以后唱出名堂来了,红遍大江南北大街小巷,无论我在哪都能听见你的名字,那不结了。”
“嗯。”
周泽楷没想过分开,乍听他说未来心里有点闷,拽着他的手将人拉到路灯照不到的树影里。喻文州没有拒绝,抬起脸与他接了个吻。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正是缱绻之际,周泽楷地手机叽里呱啦叫起了魂。
喻文州推了推他的肩。
周泽楷怒从心头起,接通后沉声道:“喂?”
对面杜明不知死活地说:“队长你知道吴启两个月前刚有了新的女神吗?”
“嗯。”
“听说他好像又要失恋了。”
周泽楷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吴启年年在失恋,杜明天天表白被拒,江波涛连个目标都没有。
他为什么要相信三个处男的狗屁主意!
周泽楷刹那间深觉追悔莫及,草草应了两句挂断电话,心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相定讨教对象,夜间缩在被子里给方明华发了微信。
方明华其实不太乐意分享这么私密的经历,毕竟不是谁都像那三个处男一样属性成迷,奈何周泽楷态度诚恳,方明华只能不吝赐教,点醒他几句。
周泽楷醍醐灌顶。

又是一日攻防时,309寝成员们的手机愉快地叫了起来。
“拯救队长小分队”有了新的消息。
Yiqiangchuanyu:[/joy]:)
Yiqiangchuanyu:[图片]
周泽楷发了个ready go的表情。
然后就没声了。怎么弹都没反应。
几人面面相觑,一瞬间福至心灵。
“队长要成了?!”
当中只有孙翔在状况外,见他们凑在一块不明所以,问道:“什么成了。”
“使队长和喻队家庭生活更加美好的大和谐副本即将通关。”
孙翔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飞快地刷完50分,思索着要不要告知一下黄少天。
一公里外,周泽楷拽开了浴室的门。

孙翔是309最后的良心,就是太过正直了一点。他心神不宁地跑了半小时地图,感觉不说一声似乎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起身出了寝室。
好巧不巧,隔壁黄少天恰好出来灌水。
黄少天悚然色变,弹幕刷成一片海洋。
孙翔严肃地点点头:“反正我觉得听起来很不好,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喻队问问?”
何止是很不好的事情哦我们蓝雨辛辛苦苦养了多年的白菜就要被你们供了你造吗?黄少天秒懂,哪还用他说。
响起的是周泽楷的嗓音。
“喂?”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周泽楷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啥?”
“文州。”
黄少天再次提高了语速:“你不要又叫队长电话给他也没用你不可告人的目的已经被我看穿了。你在干什么你造吗问题大发了。”
周泽楷呵气,轻轻笑了:“文州啊。”
黄少天暴跳:“我要揭发了你……这……样——卧槽。
厉害了你的周。
“我当然知道。”周泽楷拽开喻文州挡在眼前的手臂,用力一挺腰。
黄少天听见了全世界崩塌的声音。
周泽楷又笑了一声,掐断了电话。
“……”黄少天确定自己刚才听到了奇怪的喘息。
不是错觉。
孙翔问道:“怎么样。
黄少天缓而又缓地放下了手机。
他转过脑袋直面满脸正义凛然之气的孙翔,一脸便秘地说。
“我的耳朵被强女干了。


FIN.



无脑娱乐攒人品_(:зゝ∠)_
OOC什么你们都懂的我就不在提了
有情节感觉熟悉的一定不是你的错觉,和马甲里那篇是同一个世界观的。不过↑就是无脑娱乐啦八年后的剧情心照不宣就好_(:зゝ∠)_我们不虐

评论 ( 17 )
热度 ( 174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