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给一灯太太无料《青梅不语》的repo

maya这么个小无料居然有repo!谢谢喜欢////////

当时没卡片直接从稿纸上撕了一节写纸条居然没被嫌弃绝对是真爱/////

[狂喜乱舞.gif]开心!要发糖!

 

1972的冬天:

其实无料一周前就收到了,一心想认真写一段repo回报 @一灯长明 太太,没想到被各种事情耽搁拖到现在。。真的非常抱歉,请太太原谅土下座。。

我在lo上追一灯太太的文也有一阵子了,最初是那篇古今交错虐起来令人潸然泪下甜起来也让人心动不已的《来岁今朝》,之后又是只虐不甜的韩喻《天葬》,早就深深拜倒于作者流畅自如的文笔和精妙绝伦的语句之下了。前阵子看到太太打算散个无料,毫不犹豫地立即举手报名,再回头来看全文发现是个BE的时候。。心情真的好复杂啊QAQ。当然,无论如何我都感念太太此种无私付出的行为鞠躬。

看到的一灯太太的文章多与古风有关,不比一些写手堆砌诗词和对仗充点古意,单凭沉静如水又灵动如风的气质和寥寥数笔精妙的白描就能把人带入情境,口吻看似平淡,下笔却入木三分,夹杂着浑然天成的大气和苍凉,像是站在轮回外看众生悲苦,带着世事通透的睿智和悲悯,叫人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这篇《青梅不语》虽是现代背景,行文的灵气和虐度依然是半点没打折扣。一个青梅竹马被迫分离的小故事,写得干净利落又韵味悠长,合上本子还满心都是那句“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熬得到彼此霜雪白头”。老实说并没想到先妥协的会是最先动心又向来坚定的小周,文中的他一如既往地寡言而锋利,既能在冬夜为文州暖手,又能一言刺破他笑容的伪装。然而世事竟是如此,同性的恋人抗不过世俗拗不过父母,文州在严寒中等了大半夜,还是一个人背着风雪离开。聪明如我喻始终看得通透,回想这许多年的平安喜乐还笑说这便足够,却依然在离别时梦到小周难过不忍的样子,在他乡梦到两人的重逢。参得透世事,跳不出轮回,从开篇就注定了结局,一任观者唏嘘。

总而言之就是感谢太太的无料本子,以及太太的文写得可好可好,希望大家多多去看多多催稿(。。)!

最后放几张图吧,本子虽小,但是制作也很精心呢(虽然被暴力快递蹂躏了一回QAQ)。!

先是非常古风的封面图(明明是个现代故事这封面真的好有迷惑性啊额)——

然后是内页一角(真精致得不要不要的啊)——


最后是封底和太太超有爱的手写字条!字不要太美!所以书名也是太太自己手写的吧!

一直有些好奇太太的文章何以如此流畅潇洒颇具古意,看了这字才明白——这样的功力,我辈真望洋兴叹啊。。

再感谢 @一灯长明 太太一次,希望太太一切顺利天天开心啦,然后多多产出喂我们糖吃。!

评论 ( 2 )
热度 ( 12 )
  1. 一灯长明1972的冬天 转载了此文字
    maya这么个小无料居然有repo!谢谢喜欢//////// 当时没卡片直接从稿纸上撕了一节写纸条...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