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云散风流(中2)

你们要的糖(?)

 

 

9.

 

庸俗颜色被雨滴一片片打落至破败。桃花落了一地。

周泽楷叼着半个冷掉的烧麦,站在便利店檐下,望着灰蒙蒙的天,摸了摸空空的口袋。

他闲着无聊坐公交,揣了几个钢镚,从第一站坐到最后一站,忘带钱包忘带外套忘带手机。

最后一块钱用来买了个烧麦。

五点。

天已经黑透了,街边路灯大亮,路上看不见挽着手笑谈的情侣,唯剩下行色匆匆的路人与来来往往的车辆。

看看这雨一时半会肯定停不了。啧,人生惨淡。

周泽楷隐约记得这边上有一家酒吧,好像是蓝雨战队的据点,对联盟内部人士免费。

倒可以去那坐一会儿。

 

 

10.

 

吹着暖气喝着酒,周泽楷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这是一家撮合了不少哨兵向导的神奇酒吧,又被联盟戏称为蓝雨婚介所。侍者显然是认识周泽楷的,点单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这位侍者打扮得完全不像一名WAITER,黑色皮衣,带了个画有大红叉的口罩,总压着嗓子说话,语速奇快,最后用一个白眼表示对周泽楷这种骗吃骗喝白嫖行为的鄙夷。

不过全场的侍者都是黑衣。他的特色也就是那个口罩罢了。

 

酒液盛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折射着娱乐场所的光怪陆离。在周泽楷打量期间,杯壁上水雾慢慢凝结,液化成一层蒙蒙的白。

VODKA.

点得莫名其妙,侍者还没有递上酒水单,他已经脱口而出。他以往一直不太喜欢这种质地纯粹的烈酒,没有香味没有颜色,放在那像一杯凉白开。喝起来只有辛辣与苦涩。

他更喜欢微甜的果酒。

生活已经够操蛋了,不来点甜的,还有多少乐趣。

周泽楷转了个身倚着吧台,抿着他的蒸馏酒,一面眯着眼睛打量酒吧里形形色色男男女女。

大厅是搜索419对象的最佳场所,捕获猎物后再带往楼上包厢或是外头旅店。

这里大多是普通人,当然也不乏出来猎艳的哨兵向导。

周泽楷饶有兴趣地望着大厅侧边。一名身着暴露的妙龄女子正贴上角落沙发上的男人。

那男人穿了件紧身背心,露出胳膊上狰狞的纹身。

他是个哨兵,精神体绕过他的小腿,将脑袋伸到沙发底下。一条红褐色巨蝮。

哨兵明显对那个普通女人没有兴趣,他扫视全场后,懒懒地靠着沙发望着酒吧入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那个女人对话。

凭粗细判断,个头大约有两米五的巨蝮。

战斗力应当不差。

那男人敏锐地感受到他目光,移过视线,勾起唇角朝周泽楷举杯。

周泽楷漫不经心地抬了抬手腕,看向别处。

连笑容都冰冷而血腥,喝酒如饮血带有残酷意味。这样的人,必然是从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

周泽楷晃了晃杯子,将剩下的酒一口闷了,又要了一杯香槟。

不止巨蝮,酒吧沙发下盆栽后椅子边空调顶,趴着立着种种精神体,囊括了海东青秃鹫金钱豹黑熊。

不同寻常,想必是有什么秘密聚会。

琥珀色的液体盛在细长的高脚杯里,散发出一股遭人嫌弃的金属味。

周泽楷嚼着冰块,忽听见有人吹了声口哨。

声音从巨蝮哨兵方向传来,轻佻而放纵。

 

 

11.

 

进来的是个年轻男人,戴了副平光眼镜,穿着黑衬衫,领口开了一颗扣子,肩上趴着只白狐,围巾似的裹着他的脖颈。

他将滴水的长柄伞挂到伞架上,朝哨兵笑了笑,走向吧台。

坐在周泽楷手边。

戴红叉口罩的侍者主动地给他端来了一杯MARGARITA。

白狐自觉地跃下来,趴到他腿上。周泽楷注意到男人嘴唇发白,面颊上却带有薄薄的病态的潮红。

男人自顾自低头整理袖口,突然冒出一句:“蓝雨今晚有任务,江副让你先跟我走。”

周泽楷没动。不知对方是敌是友。

触须打招呼一般停在周泽楷精神领域边缘。男人嘴唇不动,说:“Sapphire.”

他稍稍移下眼镜,瞳间蓝光一闪而逝。那是一个蓝色的六芒星图标,没有光剑。

联盟用于辨别身份的烙印。

“Transmigration.”灰狼走出黑暗,立在周泽楷脚边。

心照不宣。

不过他着实没有想到蓝雨会有这么文气的领袖,虽然可能只是表面。光剑烙印的蓝雨副队是个丧心病狂的话唠,笃定地相信枪支弹药在很多性能上远不如冷兵器,常年使用一把名为冰雨的光剑,励志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精神体据说是一只同样丧心病狂的豹子,家犬似的到处乱跑,还摇尾巴。

周泽楷和蓝雨打过不少交道,里头几个说得上话的人物也都认得,唯独对面前这个向导毫无印象。

偏偏他的烙印不似作假。

况且他有一双令周泽楷放松警惕感到熟悉的眼睛。

正回忆着,豹子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兜了个圈,将白狐驮在背上,欢快地跑开了。

想来是蓝雨队长无疑了。

向导举起杯子,对着灯光注视杯中橙色的鸡尾酒,端详了一小会儿,方送至唇边。

周泽楷没想到的是,他喝下没多少就开始咳嗽,把方才端着的形象全毁了。

他捂着嘴,是那种闷着的,一声一声压抑的咳嗽,从胸腔深处而来,咳得周泽楷觉得自个心脏疼。他下意识地搭上向导的背给他顺气,末了发觉自己僭越了。

向导咳了半晌才缓过来,脸边浮着缺氧造成的红色,道了谢,解释道:“有一次任务出了意外,嗓子被烟熏坏了,一刺激就容易咳嗽。”

周泽楷没来由地烦躁,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的是“你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喝加冰的鸡尾酒”,手快于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动作,夺过他的杯子一股脑喝完了。

喝完还特别傻地打了个嗝。

向导八成被他这么不客气的动作惊呆了,愣了好一会儿,瞪着周泽楷,看得周泽楷面上腾地热起来,终于扑哧笑了。

向导摘了眼镜,诡异地笑得停不下来,莫名其妙竟笑得泪流满面。

周泽楷耳朵发烫,故意拉下脸闷着声说别笑了。

向导便真的不笑了,用袖子抹了抹眼睛,说小周你还是这样啊,一点都没变,太可爱了。

周泽楷闷闷地喝他的香槟。向导托着腮看他。

他眼睛里渡着一层水光,显得格外清亮。

一点也不心脏。周泽楷突然想。

 

 

12.

 

带红叉口罩的侍者第四次为周泽楷端酒的时候,终于不耐烦了。

他克制地将托盘搁在吧台上,挑着一边眉毛,清了清嗓子。

周泽楷猜他要下逐客令了。

——……*&%&%2#¥%&*#¥%@#@*&%#¥%*+队长你赶紧把这个白吃白喝的弄走吧我们还要搞事情!

前面说得不知是哪国语言,周泽楷一个字都没听懂,最后一句倒是明白了。

真是队长啊。

挺好的,周泽楷想,他是轮回队长,这个向导是蓝雨队长。挺好的,也挺不好的。

向导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眼神,又转向周泽楷,问,小周那我们先走。

周泽楷说好。

向导俯下身伸出胳膊,白狐灵巧地跃上他的肩头。

侍者让他俩从后门走。

外头还在下雨。

周泽楷从架子上随便挑了一把伞,很自觉揽过向导的肩膀。

毕竟伞再大,走得太分开,还是容易淋湿的。

愚蠢会传染。

蓝雨最后的智商似乎没想到这有不止一把伞这一茬,顺从地被周泽楷揽过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好闻的栀子花的清香。

 

 

13.

 

二十一层。

周泽楷站在一侧看着正刷卡开门的向导,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向导?”

“是啊。”

“有哨兵吗?”

向导讶异地偏过头,问:“怎么了?”

“我……”

你的眼睛很好看我很喜欢你,虽然一见钟情挺扯淡的但我好像就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自以为是个足够强的哨兵,有能力保护你。

你愿意……和我试着相处吗?

“没什么。”然而周泽楷没有说。他觉得那样着实太突兀了。

向导没有再问也没有回答周泽楷的问题,打开门换了鞋。

白狐轻快地跑进里间,叼出一个小瓶子。周泽楷眼尖,一眼看到了上边的符号。

联盟内部常用的药水,用来卸妆的。

原来这张脸是假的,难怪他没有印象。

周泽楷坐在蓝白的布艺沙发上想,所幸那双眼睛是真的。

向导给他端来一杯热茶。

 

 

14.

 

周泽楷在沙发上打了个盹。

醒来后发觉有人贴心地给他盖了毯子。

已经是傍晚了,霞光漫天,像是要把整片天空烈烈地燃烧起来。

向导在桌上留了张字条,用装硬币的小盒子压着,说有点急事要办,周泽楷如果打算回去,楼下有直达联盟总部的公交。

周泽楷将字条叠好了装进口袋,才突然发觉,忘了问那个向导的名字。

 

 

 

TBC.

 

这篇文可以改名叫不合理性_(:зゝ∠)_

评论 ( 20 )
热度 ( 53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