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云散风流(上)

哨向,一个特别狗血的梦

OOC

 

 

 

1.

 

 

周泽楷坐在树边稍作休息。他眼边唇角还有明显的淤青,脸在方才的战斗中擦出了一道口子。灰狼垂着尾巴趴在他脚边,立着脑袋,警惕地张望四周。

叶修没什么精神,抄着口袋叼着烟走过来,拍拍周泽楷的肩,在他边上坐下:“唷,小周。”

“前辈。”

“你的烟潮了?”

“嗯。”

叶修难得好心,摸出个皱巴巴的烟盒递过去:“剩一根,要不要。”

周泽楷瞥了一眼,思索片刻,答:“算了。”后仰脑袋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叶修呵出一口白烟,朝远处一摊手。江波涛在后边摇了摇头。

他是被轮回拉来做说客的。

轮回队长周泽楷狂躁值过高,在极限附近徘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本人却拒绝精神疏导,准确说,是抗拒,队里谁劝都没有用,开始还会和颜悦色说罢了,后来直截了当说不去,现在已经是冷暴力状态。

兴欣正好在附近出任务,江波涛抱着前辈劝说或许会有分量些的渺茫希望,无奈之下到隔壁请救兵。

叶修去前就对轮回几位说过,周泽楷心病难医别指望他能成功。

很显然,失败了。

叶修抽着他有些潮了的香烟,侧过脸大喇喇地打量周泽楷。

周泽楷这两年全变了,他把腼腆的笑容完全收了起来,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眉目平白凌厉起来。

和几年前刚得到向导洋溢着喜悦的青年完全是两个样子。

眼睛是最容易暴露年龄的地方。

周泽楷老得太快了。尽管依旧是英气俊朗的年轻面孔,眼睛却整个儿老了,里头跳跃的亮光早就没有了。

正琢磨间,周泽楷腕上黑色的表嘀嘀嘀响起来。

扫尾工作已经完成,准备返回。

“走了?”叶修挑眉。

“嗯。”周泽楷没顾着裤子上沾的尘土,转向与目的地向背的方向,略略提高音量,喊:“文州!”

喻文州鬼魅似的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不同于周泽楷叶修这样或绿或棕用于掩护的服装,喻文州穿着白衬衫烟枪蓝西裤,像是刚结束会议走出商务楼的精英。

喻文州在两年前的一次任务中被烟熏哑了嗓子,回来后性情大变,总是一个人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没有动作,也没有声音。

“文州也来了啊。”叶修朝着周泽楷望去的方向扬了扬手中的烟。

喻文州回给他一个笑脸。

周泽楷诧异地转过脸看着叶修,脸上罕见地露出笑容来。

已经很久没有人和喻文州打招呼了。曾经在联盟中人缘最好的蓝雨队长被所有人排斥在外,好像只有他的哨兵依旧固执地认可他。

“谢谢。”周泽楷低低地说。

叶修不在意地摆摆手:“谢啥,这么客套。”

周泽楷摸摸鼻子,和叶修简单道了别,快步走到喻文州身边,稍稍侧过脸,让自个的向导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叶修坐在原处目送他们离开。

他最终也没有劝周泽楷去进行一次精神疏导。他知道他不会去的。

可怜的人死死抓着水上漂浮着的唯一一块木板,随着风浪沉沉浮浮,拼尽全力蹬着水,看不到河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力竭,沉默着沉没。

叶修掐灭了烟,等到周泽楷的身影消失在树林边缘,才起身拍拍屁股走人。

他活了这么些年,头一回觉得谁可怜,尽管那个人并不需要他的同情。

周泽楷沉默着往树林外走去,他的灰狼寸步不离跟在他脚边,行走人间相依为命。

 

 

2.

 

“队长现在是联盟的重点观察对象,他的危险系数太高了,联盟已经下了死命令,一旦暴走直接抹杀。”江波涛指着投影出的折线图说,“谁也不知道队长什么时候会崩溃,必须马上稳定他的精神。”

“不是啊江副你们要给他做疏导赶紧做就好了把我们叫来有什么用武力镇压吗?”蓝雨队长拍着桌子质疑,“周泽楷已经疯了,你们非要抽掉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会拼命的。”

方明华在空中虚画了个圆打开投影:“不是,我们打算对队长的记忆重新编辑。”

“周泽楷不是人工智能。”宋晓说。

“把队长的记忆清除一部分。”

徐景熙质疑:“目前还没有删除记忆的技术,除非你们直接切除他一部分脑白质。”

黄少天插话:“当然不可能让周泽楷从疯子变成傻子。”

“嗯。”方明华调出示意图,“不能删除,但是我们可以把队长的记忆上锁,让他把过去的一些事情忘掉。一旦忘记了,一切都好办了。队长正在昏睡休养,可以尽快执行。”

江波涛第一个表态:“我附议。”

孙翔紧跟副队的步伐:“附议。”

“附议。”

“附议。”

蓝雨队医斟酌片刻,赞同了这个观点。

宋晓附议。

黄少天撑住额头盯着桌面似要看出花来,半晌答:“附议。”

郑轩没有表明立场。

 

 

3.

 

周泽楷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悬浮在烈焰之上。

不远处地面上趴着一名向导,被巨大的烧得开始发红的钢板压在下头。他的面容模糊不清,但周泽楷能够感受到他伸出的无数精神触须。

向导尽力抬起脸,注视着对面的窗口。

窗边有个男人身形利落地绕开障碍物,身形有几分眼熟。那是个哨兵,约是被地上的向导死死控制了,眼神空洞没有焦距,他避开了掉落的燃烧物顺利跑到窗边,朝下望了望,直接撑上窗台,一翻身越出窗口。

那向导似乎是筋疲力尽了,在哨兵翻出去的一瞬间松开了吊着的一口气。

哨兵便是在这一刹那回了神。

男人瞬间爆开的情绪像剧烈腾跃的火焰,错愕与绝望充斥了他的目光。他青筋暴起伸长手臂试图攀住窗沿。

可惜太晚了,只差了一寸。

向导不堪疼痛咳出一口血。液体落到滚烫的金属面上蒸起一层白气。

周泽楷能感受到向导重新展开的精神触须铺天盖地伸向火场之外。

哨兵终究消失在窗边。

他最后望来的一眼裹着沉到水底的黑暗,像一匹失偶的孤狼,连周泽楷这个陌路人看了,都觉得有些心酸。

向导始终凝视着窗口,隔着浓烟与烈火,从他的哨兵奔跑到消失。

他唇边溢出不停歇的血液,流淌在那张模糊不清的脸上,唯有暗红色触目惊心。

周泽楷试探着靠近一点。

走进了才看见,那向导自肩膀起已经烧焦,估计大多数皮下神经损毁,感受不到疼了,也没有办法再作挣扎。

他的下巴搁在地面上,目光慢慢涣散。

周泽楷脑中莫名地一阵刺痛,像是谁贴着耳声嘶力竭地喊叫,要把心血呕出来,刺得他从耳膜疼到心脏。

他甩甩脑袋,揉了揉太阳穴。

向导似乎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缓慢地,小幅度地偏过脸来。周泽楷几乎能听见他颈骨摩擦的声音。

他的眼中仿佛忽然间有了神采。

周泽楷能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了,是纯粹的黑色,如同刚取出水的黑曜石,又像是很深很深的一汪潭水,底下搁着一面古镜,映出自己年轻的面容来。

可惜他这次必死无疑了,周泽楷想,如果他能活下去,如果他还没有哨兵,因为这双眼睛,自己或许会爱上他,也说不准。

那向导朝他笑了起来。

周泽楷明明看不清他的脸,却能看出他在笑,提着唇角,勉强是笑的表情。

他嘴唇翕张,简短地说着最后的遗言,每一次开合都溢出大口的鲜血,如转瞬即败的玫瑰。

周泽楷知道自己是在梦境里了。火场中快要被活活烧死的人,何以咳出无尽的血。

他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有些长,掺了一些周泽楷听不懂的词汇,他只勉强辨出末尾的三个字。

大约是活下去。

他说活下去。

两句之间隔了有一会儿。

向导慢慢合了眼。

周泽楷都以为他魂魄将散了,他忽的睁开眼睛。

远胜于方才的清亮。古人们称之为回光返照。

他说得很慢,一字一顿,目光一转不转地落在他身上。

——周

他面上的雾气开始散去,线条渐而清晰。

——泽

眉眼稍稍弯起,恰到好处的温和弧度。

——楷

明明是温和的气质该有缱绻的语调,却透着来生再会的果决。

——我

他笑了笑,终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眼睫渐渐垂了下去。

大概再不会抬起了。

我什么呢?最后的口型变化太不明显了,周泽楷根本没有看懂。

周泽楷重新拒绝了一遍。

——周泽楷,我……

他不认识这个向导。

可那种潮水般汹涌而来的情绪根本不能忽略。

有雾气从胸腔漫上视野。

——小周怎么了?

——爱?

——那当然了^^

——那……

——好,我今生最后一句话最后一道目光,一定都留给你。

——不说再见。

——嗯,不说再见。

……

疼痛如电流刺穿了他的心脏,周泽楷在火焰之上直直跪了下去。

向导沉睡在他边上,垂下的眼睫如再不会颤动的蝶翼。

来不及了。

——我……

周泽楷听见一声野兽嘶嚎似的恸哭。

下一秒,他惊讶地发现,那震动竟来自他自己的喉头肺腑。

和着哔剥的碎响。

前边立着的架子不堪燃烧,携着跳跃的猩红的火光,径直扑向了周泽楷!

……

“队长……队长!”

周泽楷猛的睁开眼睛。

 

 

4.

 

白光充斥了视野。

“江?”

江波涛愣住了,好一会才低声说:“队长你……怎么了?”

周泽楷撑起身,抬手蹭过面颊。

一片潮湿。

“太刺眼了。”周泽楷低着头,看着没有任何图案的被子。

“噢好。”门边的方明华迅速调低了灯光亮度。

“队长你精神状态不太好,昏睡了整整三天,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周泽楷停顿片刻,又说,“我……”

“怎么了?”

周泽楷仍旧盯着空白的被单:“有任务?”

“没有啊。”江波涛说,“暂时还没有分配。”

“好像忘了什么。”周泽楷说。

“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多,哪里能记得全啊。黄少天前一秒还说要和你PK,下一秒看见叶修,只顾提着剑冲上去,什么都忘了。”

周泽楷终于望过来,眼中黑沉沉的:“很重要。”

江波涛还是随意的表情:“会想起来的。”

周泽楷挪回目光,摊开手掌,看着掌纹的走向,斟酌语言。他的表达能力不太好,只能尽可能形象的,用最简单最直白的方式描述。

他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完整。”周泽楷握紧拳头,轻轻锤了锤自己的胸口,“空了。”

江波涛笑了笑:“休息一会吧,可能是刚醒的缘故,睡一觉或许就想起来了。”

周泽楷想了想,点点头,顺从地拽了被子躺回去,闭上眼睛,不动了。

方明华关了灯。

江波涛起身离开。

明明是女队员们热爱的狗血电视剧里最常见的桥段,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了竟然会眼眶发酸。

 

 

5.

 

“队长经历过一次忘记。”杜明说,“是不是因为那次任务给队长的影响太大了,他把过程完全忘掉了?”

“可能不是这样。”方明华在纸上圈圈画画,“人的大脑就像是计算机,有明摆着的,也有隐藏的文件。”

“队长把过程隐藏了?”孙翔问。

“也许吧。毕竟这些是由他自己控制的。或许在手术过程中,队长对有关喻队的记忆进行了紧急备份,保存在只有他自己有办法打开的地方。”方明华解释道,“但是他忘记了打开的方式。”

“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的。”

“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59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