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亦可赛艇(2)

2.

 


[阵营][夜雨声烦]:来个DPS打33啦2=1已有队进队脱非不来浪费
[阵营][夜雨声烦]:我们有钢板一般的大奶[灵魂语者]
[阵营][夜雨声烦]:我们的大奶有钢板一般的大胸
[帮会][八音符]:EXM?黄少你冷静点我们的大奶是个秀太
[阵营][夜雨声烦]:我们的大奶有大海般波涛汹涌的大胸
[帮会][夜雨声烦]:高喊我们的大奶是个哪吒还会有犀利的DPS来自找辣眼睛吗[八音符]你484傻???
[灵魂语者]退出了队伍
你悄悄地对[灵魂语者]说:卧槽景熙队友爱呢说好的永远做彼此的天使握紧双手不放开呢
你悄悄地对[灵魂语者]说:队长就要被邪恶势力拐走了说好的不拯救队长誓不回头呢
[灵魂语者]悄悄地说:黄少你放过队长让他和一枪穿云走吧
[灵魂语者]悄悄地说:王子与王子两情相悦你为何一定要做容嬷嬷
【系统提示:[夜雨声烦]对你开启了仇杀】
5,4,3,2,1——
……
喻文州等了一会没见进场消息,开麦问:“还打吗?”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
[一枪穿云]悄悄的说:打
喻文州将目标切到一枪穿云。
隔着扬州城竞技场门口熙熙攘攘的排队者,一枪穿云——深情地望着夜雨声烦。
正和灵魂语者打得不亦乐乎的夜雨声烦。
“一枪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笑话?”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
“藏剑打奶。”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大笑
你悄悄地对[一枪穿云]说:……
喻文州觉得笑点不同心好累。

黄少天最近总疑神疑鬼的。喻文州离开了他们并肩奋斗多年的22队,与对立阵营的一枪穿云组起了搭档。黄少天生怕革命友谊不保,自家的头头要被美男计诱惑投入老谢的怀抱,从此浩气长存红名再见,哭着喊着拖着人陪他组33队去堵一枪穿云。
反正徐景熙是这么说的。
徐奶是蓝雨里头唯一的固定奶妈,根本来不及逃离黄少天的魔爪。而剩下的郑轩李远宋晓火速组起了菜刀队,用自个的小号填补了队伍的空挡,将黄少天拒之门外。
天晓得喻文州今个儿懒得打上段,没组成33,22消遣去了。
等到喻文州打完十来盘22消遣够了,黄少天还在热火朝天地打奶。喻文州角色挂在那,对一枪穿云说他去吃个夜宵,一枪穿云嗯了一声,说我也出去。
喻文州没退YY,对面的一枪穿云也还在。
一枪总是待在这个小频道里,不去攻防频道听人唱歌也不去帮会瞎侃,总是不开麦地挂在这里,喻文州只要一上线,就能看到列表里头那个名字。
这让喻文州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一枪穿云永远会在这里等着他。
实际上一枪穿云确实总在这里,喻文州吐槽隔壁领导穿着猎奇,笑说某同事今天又犯蠢,抱怨工作任务多到要死,一枪穿云都会在频道里。他不是个适合聊天的朋友,总是保持沉默,偶尔用语气词简单地应答,但他是最好的听众,喻文州每每进频道说一枪,总能收到一句,我在。
一枪穿云在隔壁服有个恶人明教,最近刚转过来。喻文州热衷于深夜跑商,每到大半夜世界上有人刷起龙门浩气团来劫镖了,喻文州便会收到[一枪穿云@千岛湖]的组队邀请。他负责切上离经骑上沙雕跑自个的商,一枪穿云负责给他护镖。
不怪喻文州抛弃黄少天。一枪穿云战斗力强男友力高,换成妹子,估计早就高喊着一枪大大我的嫁,冲上去舔舔舔了。
喻文州戴着耳机,一面和一枪穿云有一搭没一搭地扯淡,一面晃向食堂。
荣耀食堂不论寒暑无视假期,每天开到零点,简直是这群伪时差党的福音。
说搬就搬的隔壁老王带着孩子们挑选健康有营养的夜宵,教育年轻人不要养成隔壁老叶那样天天吃泡面的陋习。蓝雨家的卢瀚文小朋友混迹在对立组织里呼噜噜吃面,一眼瞅见自己队长,差点把碗给吃下去。兴欣几位边聊边吃包子,霸图的人倒是没见着一个,估计都被副队赶去睡觉了。
“刚才好像不是切磋……反正他们有事没事都爱闹腾。”喻文州端着一屉小笼包,朝迎面过来的轮回队长笑了笑。“小周。”
周泽楷眨眨眼睛,略微僵硬地回了个笑脸。
“刚过去一个同事,性格和你挺像的,话特别少,和夜雨两个极端。”喻文州在角落挑了位置,“不过可能是因为很少来往,不太熟悉吧。”
“周?”
“嗯,姓周。”
这回一枪沉默了挺长时间,喻文州三五个小笼包下肚了,他才说:“我姓周。”
“嗯。嗯?”喻文州反应慢了半拍,“好巧啊。”
“嗯。”一枪穿云说,“你呢?”
"喻。不言而喻的喻。”喻文州顿了顿,问,“介意说说你名字吗?”
“喻。”一枪穿云不假思索。
“周喻?”
“呃……”一枪穿云想表达什么,却似乎想不出贴切的说法,末了说,“嗯。”
喻文州:“怎么写的?”
一枪穿云想了一会儿,说:“不言而喻的喻。”
喻文州愣了片刻,说:“还真巧。礼尚往来,我叫喻文州,文定九州的文州。以后叫你小周好了,比一枪好听。”
“文州。”一枪穿云声音里带了点笑意。
喻文州知道他默认了。

知晓姓名之后,亲密度瞬间上升了不少。喻文州拎了一小袋米糕往寝室晃,听见对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你到了?”
“嗯。”键盘声停了下来。
“我还有五分钟,你随便转转先?”
“打木桩。”
喻文州想到总是沉默得跟木头似的一枪穿云沉默地打木桩的样子,没来由地觉得好笑,傻乐了一路。
还是那句话,乐极是要生悲的。
他俩闲着没事继续排22,刷进乐山大佛窟,喻文州窃喜地图不错有柱子能绕,还没刷上清心,就听耳麦里一枪穿云崩溃道:“完了。”
“怎么——”喻文州问到一半也傻眼了。
一枪穿云名字后头,这回跟着的,竟有四个字。
天罗诡道。
俗称,工作室的大田螺。
喻文州可以想象到他的御化值了。
“抱歉,忘切了……”
一枪穿云的略显急切道歉让喻文州莫名产生了欺凌小辈的罪恶感。喻文州安慰道:“没事啊,22随便打的,而且说不定对面是小号?”
喻文州话音刚落,对面进场了。
简直是在对着镜子啪啪啪打自己的脸。
夜雨声烦,灵魂语者。
不仅不是小号,还有点大。
他们的全胜要没了。
没想到的是黄少天远比他们这边要激动,飞一般刷屏宛若脱肛的野狗。
[战场][夜雨声烦]:万水千山总是情来个偶遇行不行卧槽队长你知道这场相遇多不容易吗队长感受到队友深沉的爱了吗有没有想要回到dang的怀抱!
[战场][夜雨声烦]:为了深V放弃金闪闪的黄鸡是一桩多不合算的买卖队长亏不亏亏不亏亏不亏
[战场][一枪穿云]:你亏
[战场][一枪穿云]:还带水
[战场][灵魂语者]:我能过来吗/大哭/大哭
[战场][灵魂语者]: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无法和这种如疯的君子和平相处
[战场][索克萨尔]:来吧/欣喜
屠宰场的栅栏一撤,对面奶妈骑着沙雕无限豪放地朝着前方直线前进,饱食度百分百的沙雕跑得飞快,将只让雕瞎跑不给雕喂饭的黄少天远远甩在后头。
“文州。”一枪穿云出去前突兀地喊了他一声,“有个笑话。”
喻文州一时脑子没转回来:“什么?”
“田螺打奶。”






哪吒:秀太的校服特别像哪吒那身
乐山大佛窟:jjc地图,有四根柱子
屠宰场:=竞技场
深V:炮哥(唐门成男)
田螺打奶/藏剑打奶:这俩都打不死奶(取上赛季设定,天罗还是pve爸爸)



PS:抽奖忘开了_(:зゝ∠)_@雪拥蓝关 

记得私信地址电话收件人w

 

评论 ( 14 )
热度 ( 49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