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来岁今朝(9)

过渡,下节上戏_(:зゝ∠)_

抽奖截至明天中午


一旦往炒作上带,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

周泽楷将围巾解了扔到一边,窝在后座刷微博。

先前说到蹭饭,喻文州顺口问他俩要不要一起去。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客套两句,周泽楷已经利索地答应了。

江波涛望着重重烟尘间没有尽头的车队,后悔没把助理带出来。要是带了人,他还能在副驾睡一会儿。

 

喻文州没和轮回二位一道,先拐回蓝雨。他骑自行车来的,口罩帽子围巾全副武装,裹得严严实实。

路上实在太堵,周泽楷他们赶到的时候,喻文州连衣服都换好了。

一进门着实吃了一惊。除却黄少天郑轩,风霜剧组的门面来了大半,其间包括了对家当家王杰希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修。

“周泽楷!”敲着碗等食吃的黄少天眼尖,第一个瞅见了门口手足无措的周泽楷,“我说队长给谁留门呢人都齐了果然是你!”

喻文州端着一打碗筷,没往门边看便说:“拖鞋在门边鞋柜里,架子第一层也有鞋套。”

里边坐着的四位前辈打了个招呼,主人都还没落座,已经很不客气地自顾自开吃了。

周泽楷注意到,他和江波涛套了鞋套,黄少天他们穿的都是绒毛拖鞋。叶修红色,王杰希绿色,蓝雨三人蓝色。显然是熟门熟路了。

他俩随便找了个空挡拖过椅子坐下,王杰希挪了挪,给周泽楷边上再腾出一个位置,一面示意他另一侧的叶修过去点。

周泽楷道了声谢。

“唷。”叶修叼着个香菇,“小周也来了,还带着你们副队。”

“前辈。”周泽楷答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相比之下江波涛要活跃许多,问候之后和桌上人有一搭没一搭聊起来。

喻文州家里没有食不言的规矩,更不必防着娱记,除了郑轩,再除去刚入伙的周泽楷,都是会闹的主儿,边吃边抢边扯淡。

喻文州端了最后一碟小炒,将围裙挂到椅背上,在周泽楷身边坐下来,拿汤勺敲了敲叶黄二人夹着同一块肉的筷子,好笑地说你俩几岁了。

黄少天愤愤不平,说队长我上桌前就盯着它了丰腴而美丽散发出诱人的气息怎么能让叶修这个老不要脸的抢走我的梦中情肉。

两人一左一右圆桌直径的距离,中间的王杰希不紧不慢伸出筷子,自上而下往那块肉上使劲一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夹上肉就跑,片刻不停地咬下一口。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给急欲碗中夺食的黄少天以毁灭性的打击。

“心真脏。”叶修啧啧道。

“论心脏谁能与您一比。”王杰希心满意足。

“文州啊。”叶修筷子朝喻文州那一指,“昨天还和广大团员一起挥舞着火把,今天就带着小鲜肉脱离组织走在成家的康庄大道上。是吧小周。”

周泽楷正给喻文州夹菜,什么都没听明白,只是听到有人点他名,下意识嗯了一声。

“看吧。”

喻文州哭笑不得:“叶神,吃着我家的饭吹着我家的暖气还忙着消遣我,这事可不太厚道。”

“就是啊!”比之逗周泽楷,显然是排挤叶修最为重要,黄少天随声附和,嘀嘀咕咕抨击了一大通,可惜嘴里嚼着东西,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懂。

“话唠这说的哪门子外语,悠着点,别把饭喷出来。”

“少天以前可是英语课代表。”喻文州说。

“哥外语水平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叶修端着个饭碗说,“一看那字母就知道这绝对是洋文。”

“你咋不上天,”王杰希啪得放下筷子,“和太阳肩并肩。”

……

周泽楷一面听他们闲聊,一面喝他的汤,手机搁在桌面上,开着微博。

这张桌上,江波涛有时搭话,郑轩全程掉线,另外四位聊得不亦乐乎。

他们有自个儿的气场,那之间的联系不是旁人能轻易插足的。

周泽楷有些后悔自己执意要来了,连掉线的郑轩,都有蓝雨二位频繁召唤刷刷存在感,唯独他一个游离在笑语之外,喻文州偶尔和他低语几句,便回了那边的话题。

说实在的,他缄默了这么多年,本不该为这点事情瞎矫情的。最近也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出了什么毛病,泛起青春期少男少女的酸水来了。

喻文州很细致,还顾得上他的感受,偶尔和他低语几句,笑着问问他的看法。喻文州什么都好,喻文州很体贴,但这种体贴不是他想要的。

他得的是人皆有之的三月春风,他要的是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

周泽楷自知有些操之过急,可若没有一点情意,何必在一起。

好像多年前喻文州那场戏里,那个一向是温和有礼的戏子,在温和之外,把固执的情意给了他等候多年的官员。荧幕里戏子的那双眼睛含着不能表述的千言万语,在盲了以后,剩下了至死不渝。

喻文州当初说周泽楷的眼睛好看,演军官的时候有多少情深,他不知道周泽楷眼神里的那点情深,都是从他的剧里学的。

喻文州演得那么好,奖项一个接一个地拿,可场下周泽楷在他的眼睛里,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什么情意,连影片开场时的那点涟漪都没有。

第一次同台上完综艺节目去吃夜宵,第一天搭伙坐在一张桌上。

周泽楷猛然发觉,不论中间过去多少回日升月落,他们的距离似乎没有半点变化。

他曾经坐在他对面,隔着一桌氤氲的热气如隔着天上人间的烟云,他现在坐在他手边,隔着不足二十厘米的距离如隔着不可逾越的千山万水。

他插不进喻文州的圈子。连微博上喻粉周粉到吃瓜群众,没人觉得他俩能成。

周泽楷刷了刷热门。

话题热度还没下去,营销号们终于写完了稿子开始新一波轰炸。

周泽楷也关注了娱记中的两个大V,这两位要么是导演要么是工作人员,总之是圈内的,爆出的消息八成靠谱,看待圈内事件一贯理智,观点明确点评犀利。一个叫解密娱乐圈,说这事没谱大家不要提前激动,我看不太成,周泽楷一个手抖UNFO了。

另一个叫斯马特先生。这位倒是没明确立场,只打包了喻文州的一组高清剧照共享资源,顺带说,不管是谁,周泽楷黄少天或旁的,只要是对喻文州好,那就足够了。最后调侃了一句,流水的CP,铁打的男神。

一看就是个喻粉。

周泽楷点开微博往下刷评论,正看到一半,边上喻文州戳了他一下。

“刷微博?”

“嗯。”周泽楷总觉得让喻文州瞥见不太好,直接摁了锁屏。

喻文州便也没有探过脑袋去看,只说,一会儿有点正事要谈。

周泽楷才发现对面几位都停住了瞎侃等他回神,收了手机说抱歉。

叶修打了个哈哈,说文州今天把小周骗过来干得不错,喻文州说我就喊他和江副来吃顿饭。

不是一会儿有点事情要谈,是已经开始谈了。

周泽楷没理清关系,摸不着头脑。

叶修托着下巴,说:“我打算做本电影。”

黄少天不屑:你做了多少本电影了老叶你自个掰着指头数数。

叶修笑了笑,说: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他搁下筷子,难得的正经:“以前嘉世走的都是套路,我这次要拍自己的片子,可能有很多主流之外的元素,估计会有很大争议。”

叶修曾经隐退过几年。他厌恶了娱乐圈的风气厌恶了没有情感投入的剧本,拒绝按嘉世的路子走,于是公司放弃了他,让已经封神的天王陪二三线小花演偶像片。

叶修倒也干脆,交了大笔违约金,卷着铺盖走人,后来一边带新人一边搞经济,折腾出了现在的兴欣。他带着崭新的团队归来搅起一城的风雨。他站在镜头前说我还没有拍出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回来了。

他说拍戏么不就是把不能示人的心理与情感撕开来给人看,把梦想把人生用自己的方式演绎出来。他说我要拍出最好的电影。

他是嚣张,但他有嚣张的资本。

没有实力的人不会把一场翻身仗打得如此漂亮。事隔经年早没有嘉世的叶秋,但兴欣的叶修成为荧屏上的王者。

喻文州想了想,首先说:可能有风险。

叶修往椅背上一靠,笑道:风险肯定有,乒乓世界冠军还有失手的时候。

周泽楷挺想问他为什么先前不用兴欣的人,黄少天先替他问了。

挺简单,叶修说又不是电视剧,电影还得用老戏骨,过会儿还得去怂恿老韩。

王杰希一直没说话,扣着桌面,不知在想什么。

“大眼。”叶修招呼他,“没意见?”

“导演编剧监制,谁干?”

叶修一拍大腿:“问了个好问题。导演,叶修,编剧,待定,监制,待定。”

“叶修你现在有几个手下?”

黄少天露出一个不忍直视的表情,问,“你说今天你有重大事情要说,就是想告诉我们你要拍片子但是现在只有你一个人?”

叶修一摊手:“就我一个人。”

黄少天表示这简直惨不忍睹。

“编剧——等大眼点头呢,监制得问老韩那边,看看能不能把张新杰借过来。”叶修摸出根烟,“霸图做的两部都挺不错的。”

“等会去外边再抽。”喻文州插话。

“文州你太讲究。”叶修只能收了打火机,“灵感总是在吞云吐雾的时候光临的。”

喻文州懒得槽他。

“现在最缺的是人手。钱可以筹,演员不能缺。”叶修夹着香烟打了个圈,“我想创造一个时代,你们来不来。”

室内一片沉寂。

江波涛用手肘捅了捅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给江波涛回应。

局面胶着间,周泽楷嗅到一股浅淡的薄荷柠檬的味道,缓和了不少。

他在等另几位的表决。

轮回和那两家老牌公司不一样。

王杰希手把手带起了微草一个又一个新秀,当之无愧的当家,在微草是说一不二的主;蓝雨喻文州早已是公司高层,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一旦通过决议,黄少天郑轩显然没问题。

轮回是在周泽楷爆红后才跻身一线的,近年签下孙翔,勉强站稳了脚跟。而周泽楷在轮回,仅仅是个顶梁的艺人。叶修这个计划必定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周泽楷没有为自己做主的权利。

如果这几位都愿意参演,其中必然有加入的价值。

出人意料的,第一个给出答复的竟然是一向稳重精明的喻文州。

喻文州屈起指节轻敲桌面,忽然开口道:“叶神都发出邀请函了,岂有不接的道理。”

喻文州这表态,蓝雨的立马都答应了。

王杰希挺犹豫,说他再考虑考虑。

叶修睨他。

王杰希补充说起码给你友情客串。

算是应下了,叶修不再盯他,炮口转向周泽楷:小周你演不演。

说罢又补充:主角之一,你演不演。

周泽楷偏过脸看喻文州。

喻文州也正看他,轻轻点了点头。

他盯着叶修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说:演。

叶修像是松了一口气,笑着侃他说答应前还看文州脸色,这么早就开始被人管着了。

喻文州无辜,说我友情给他提供建议,还帮了你大忙,叶修你竟不跪谢。

叶修说三拜九叩感谢喻文州大大。

又回到方才乐呵呵的状态,早都吃完了,还坐在桌边。

八成这些人根本没打算也没考虑价值,都是友情赞助吧。周泽楷估摸着可能被坑了,反正应都应了事情还远着,先不必要考虑那么多,又开了手机开始切水果。

郑轩第一个坐不住,说队长我去里边看片。下了桌跑到客厅又折回来,递给喻文州个小袋子,才往里边去了。

周泽楷悄悄点了暂停,往他那瞟。

塑料袋里头是个瓶子。

药瓶。

 

周泽楷打了个招呼,也撤了。

反正他和郑轩差不多,在饭桌上都是没几句话的,走不走一个样儿。

他是第一次来喻文州家,完全不熟悉这儿的布局,还是喻文州提醒他,要去看电影的话,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郑轩没开灯没看片,躲在里间玩手机,白森森的光打在脸上。周泽楷一开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周泽楷摸到了门边的灯。

“周队。”郑轩关了手机,“有事吗?”

周泽楷合上门,走到他身边坐下,问:“文州……病了?”

“队长?”郑轩没听懂,“队长怎么了队长没生病啊。”

“你给他药。”周泽楷见到他递药就觉得不太对劲,碍着场面不能直接问喻文州。

“药——噢。”郑轩懂了,他笑了笑说,“不是生病,是抑制剂,药片式的那种,他茶几下抽屉里备有的。”

“你没闻到吗,队长信息素出来了。”

 

 

@sky 说好的更新艾特_(:зゝ∠)_

评论 ( 50 )
热度 ( 136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