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你是长夜里一盏不灭的灯。

【周喻】亦可赛艇(1)

随机更新,脑洞来自今日师门群,如果眼熟——说不定你是我不曾谋面的徒孙_(:зゝ∠)_

J3,没长歌,本场我周戏份少

改了个名

 

 

蓝雨动作大队①弥漫着一种欢乐的气息。

今天蓝雨的队员们都挺开心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副队今天特别不开心。

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怏怏地扒拉着餐盘里的秋葵。

宋晓和徐景熙坐在他隔壁的隔壁的对面座嘀嘀咕咕。

喻文州径直走来,将餐盘搁在黄少天邻座,没着急坐下,一手搭上他的肩膀,瞅了瞅他的脸色,说:“少天,你——”

“队长这个给你微博上说吃什么补什么党与组织教育我们要关爱队友体谅同志这个卤鸡爪是我特意为你买的小小的鸡爪里包含着无限的爱意——不用谢我晚上记得给我带一笼小笼包。”愤怒的卤鸡爪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砸中了——喻文州的餐盘,无辜的白斩鸡不能承受如此剧烈的碰撞,被弹出了领地,弹跳一次后安静地战死在了餐桌上。

喻文州想说的话全被噎回去了。他慢慢地呼出一口气,保持着春风般温柔而暖心的笑容,说:“少天,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队长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那边几个没有队友爱的看见没都学着点。”黄少天像被打了鸡血,拍案而起。

喻文州慢吞吞地补上了后半句话:“我是说,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早点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噗——队长英明队长神武!”蓝雨队员们迅速站队为队长摇起隐形的花花,就差没有高呼朋友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友尽。”最后的小伙伴已经弃他而去,黄少天无限心塞趴回桌沿,下巴抵着胳膊,怒视敌方,活像在翻白眼。

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喻文州报复完了也乐完了,清清嗓子,道:“昨天发生什么了?”

郑轩吃完了他的最后一块红烧肉,打了个满意的嗝儿,悠悠说:“昨天晚上不是在YY开年度八一八②么。”

“我列表里几乎所有群都在聊这个。”

“是啊。”郑轩说,“黄少昨晚上心血来潮,妄图在频道十二万听众中寻找到你。”

“我没去啊。”

“是啊!”黄少天悲愤地哀嚎,“我在茫茫人海中寻你,可你竟然混迹在唐门群(3)中看鲸鱼打黄鸡!”

喻文州奇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唐门群?”

“一枪穿云啊!”黄少天更郁卒了,“我后来边在扬州插旗边听818,居然遇到了一枪穿云的马甲!”

“结果黄少连着输了六把,还被一枪穿云反嘲讽了。”郑轩及时补刀。

“胜败乃江湖常事。”黄少天说,“一枪穿云说你在唐门群里匿名发我的表情包!”

“严格意义上说不是你的表情包,是夜雨声烦的表情包,而且正好大家在讨论怎么打黄鸡。”喻文州拖开椅子坐下,“不得不说断腿堡真是个魔性的门派,整个基三都在为818沸腾的时候,只有唐门群还在严肃地修改他们的田螺宏。”

“黄少。”徐景熙说,“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还是会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的。”

徐景熙眼中闪烁着方锐式的真诚:“你要寻找队长干嘛不在观众列表里直接搜索呢?”

“因为傻。”宋晓迅速给出了完美的标准答案。

“因为情怀!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情怀!”

“懂懂懂,还没切上重剑就被苍云爸爸拍死的情怀。”

“你妹你妹来PK啊来呀互相伤害啊……”

喻文州默默地屏蔽了边上的一群蛇精病,为他枉死的白斩鸡默哀半秒钟,边啃着黄少天友情赞助的卤鸡爪,边摸出手机。

有一条来自一枪穿云的未读消息。

——几点

“九点吧。晚上要打小攻防。”喻文州回复。

那边估摸着正在玩手机,几乎是秒回的:“行。”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一枪穿云是个丧心病狂的鲸鱼。敌对阵营浩气,单修屁威屁,不是在扬州插旗,就是在扬州排队——噢,还有攻防刷分和野外劫镖撸人头。

一般来说吧,劫镖的都是明教,还都是喵哥,裸着腹肌隐身埋伏在传送点边上,随时准备向瑟瑟发抖的小号们举起他的弯刀。

周泽楷就是劫镖团队中特立独行的一朵奇葩。他不仅不是喵哥,他还不是明教,他不仅不截小号,还专挑大的劫。

还专挑大奶!

就是一场劫镖开启了二人的孽缘。

喻文州玩了几年剑三从来没见过这种迷一样一大早劫镖的玩家。

某日早上他切了离经骑上沙雕晃晃悠悠奔向通往昆仑的光圈,谁知还没踏入传送点,就吃了一发追命。

喻文州后来回忆起那次劫镖,只有一种评论——吓死爸爸了。

好在那天他包里装满了小药,跃下沙雕秒嗑药回血开始和一枪穿云进行宿命的对决——别问为什么不直接奶自己。

因为读条。

正巧那天喻文州出门踩了香蕉皮心情奇差,手速爆发和周泽楷耗了足有一场叽叽西的时间,试图用他的阳明指磨死对面的小婊砸。当走商大队④自远方而来,友军即将给予喻文州支援的关口,一枪穿云不见了。

谜之下线。

秒秒钟神一样的退出技能。

据后来一枪穿云解释是,他包里有碎银,不能死。以及他下了西山居的APP,秒弹出,劫镖仇杀必备小帮手。

耶。

反正谁也没赢谁也没输,喻文州只是感慨了一下人心不古大奶都劫,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跑完了当年的分量,出门晃荡去了,翘了中午的大攻防。

晚上打算上世界继续寻找犀利而安静的JJC固定队友,一登上号,就瞅见对话框里一条短小精悍的基佬紫留言。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JJC?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来吗

喻文州第一反应这谁,过了没几秒福至心灵,猛然想起上午劫镖的那位画风清奇的鲸鱼。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22?

对面秒回。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嗯

[一枪穿云]悄悄地说:试试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好

[一枪穿云]邀请您加入名剑队[没有名字的名剑队]

22都是随便打打的,用来试水探探对方底细。

而一枪穿云几乎符合了喻文州对22队友的一切要求。

话少手法好,一直带脑子。

重点是一直带脑子。

打了几场眼神队以后两边熟络起来,开启了语音交流模式。

一枪穿云是浩气的帮主,只不过从来不管事儿,每天埋头搓蛋不问红尘。事情都是他的副帮管的。那位好助手是他之前的JJC队友,后来被帮里小伙伴拐跑了。

况且,一枪穿云想要一个奶。

一个大奶,一个能一口长针十万血拯救脆皮堡鲸鱼的大奶。

对立阵营怎么了,可以发展啊。

一枪穿云话少得可怜,一场下来一般不超过十句,喻文州槽过他,这样下去是把不到妹子求不到绑定奶的。

一枪回了他一个颇具有嘲讽意义的哦。

从黄少天的刷屏式无差别攻击到一枪穿云的单音节回复,差距未免有点大。

不过喻文州很快适应了崭新的环境,与一枪穿云携手走向33的幸福生活。

他俩固定,另外的队友走招募,专找那种登峰造极只为刷币清心寡欲的大佬,隔几天换个人,再不然就拉上一枪的安静美男子亲友。

 

不过呢夜路走多了,总是要遇上鬼的。

那天喻文州一边在白龙口刷分一边复制他的招募信息,忽然弹出一个绿绿的消息框。

[米开朗叽萝]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喻文州一个手抖点了同意。

密聊提示音响成了欢乐的海洋。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要叽萝吗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上赛季策藏花无痛九段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每晚都能来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胜率接近百分百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不上2200不分手

喻文州十分怀疑对面是暗搓搓准备来打探情况的黄少天,正打算以“不好意思我们打鲸花”为理由委婉地拒绝这个艾迪有毒的黄鸡,对面的下一波轰炸已经出现了。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我先刷个分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马上[欣喜]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待我起个风车撸一波人头

快的让喻文州来不及拒绝。

[地图][米开朗基罗]:大河向东流啊,鹤归的黄鸡不回头啊!⑤

艾玛还在同一张图上的。

[地图][米开朗基罗]:哎嘿哎嘿不回头啊,一个风车八万九啊!

[米开朗叽萝]在 白龙口 被[天外来客]残忍地杀害了。

喻文州内心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撒开四蹄狂奔而过。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老司机翻车了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被狗币苍云从坡上推下去了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不要被表象与意外迷惑啊[大哭][大哭]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杰希一声不吭搬宿舍,你知道没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卧槽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隔壁的老王说搬就搬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他干嘛去了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

[米开朗叽萝]悄悄地说:……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少天

 

 

 

 

 

 

 

①参考 西山居动作大队

②电八渣男事件,好像连gww都去听了

(3)唐门热爱DPS,永远不知疲倦地讨论伤害链[我也不懂为什么

④帮会管理忘记点天工树不能上马跑商的时候,就会出现的神奇组织[当然也有故意不上马结队走路的,比如我们帮:)

⑤技能喊话

 

 

 

评论 ( 12 )
热度 ( 64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