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国际戏精学院荣誉毕业生

【周喻】来岁今朝(8)

划水过渡

 

   

 

“还好蓝雨那边打算当成新片炒作,放点剧照出来压一压。冯导已经同意了,剧组那边会配合的。喻队联系你了吗?”

周泽楷切到通讯消息翻了翻:“没。”

“他可能还没来得及。不过小周你这票玩得够大的。”江波涛幽幽地出了一口气,“居然真的把喻文州追到了。”

“看得出来?”

“如果喻队不愿意,你完全没可能在那种场合下亲他吧,哪怕凑近到能借位的距离也不太行。”

他就是不愿意。

“他那么谨慎,一般不会不防着周边的,除非在极其放松的状态。”

他确实防了。

但周泽楷不大想解释,江波涛所说的听去有理有据,而一切全与他看似正确的理论相悖。他打开微博看话题,有点堵得慌。

喻文州昨天摆明了不乐意,说到底……更像是无可奈何的纵容。

说无可奈何未免夸张了些。

“下次小心点,要有身为公众人物的自觉,顺带恭喜你成为唯二的特权阶级了。”

“唯二?”

“队长你彻底把黄少无视了吗?黄少是喻队半个官配啊!蓝雨两张王牌非组合出道,比组合还形影不离。而且黄少没有经纪人,很多事务都是喻队在打点。听蓝雨的人说,他们俩认识小二十年了,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十五的时候一起做练习生,妥妥的青梅竹马。不止是粉丝,亲友团里头很多人都以为他俩会凑合着过了。”江波涛话锋一转,“但是队长你宽心啦,如果黄少天对喻文州有意思,早领完证了,哪等得到你下手……”

提及喻文州,确实不能全然撇开黄少天。

是根本没法撇开吧?

蓝雨几乎是靠着他们俩的支撑走过了青黄不接的年代。官方也乐意把黄喻往最佳搭档捧,从电视剧到电影,演员表里的名字总是一个粘着另一个,两家的粉丝早就打成一片,“黄喻今天又发糖了吗”已经成为后援团铁打的当日话题。黄少天是个爱闹的,每天在微博上爆喻文州黑料,队长出门寄快递忘了带快递队长把牙膏挤到牙刷背面队长做绿豆汤居然放了两次盐,诸如此类,爆料的同时明显地秀一发优越,次数多到喻文州懒得回复他的艾特。

官博倒是每次都转发,回复内容……基本是没有一点点防备被塞了一嘴狗粮。

前辈们说得没错,蓝雨是最有团队感的艺人团体了,大多数个人粉同时是蓝雨粉。现在他像是个强行插入别人幸福家庭的第三者,不被看好不被接纳。

“周泽楷喻文州深情拥吻”依旧占据话题榜首,“强拆官配周泽楷”在榜单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参与话题的多数都是蓝雨粉,心碎一地的有之,认定是炒作的有之,抨击周泽楷的有之,艾特黄少天的有之,更有粉丝整出黄喻互动合集剪辑视频为自家CP声援。

相对而言看去最豁达的竟然是黄喻后援会的官PO。粉头第一时间让自家粉丝稍安勿躁,并表示蓝雨总不能次次包揽主角,喻队本次搭档周泽楷,不刷话题显然不可能。

无比理智开明。

其实蓝雨公关完全不用处理这回事吧,毕竟从始至终,都没有人觉得他会和喻文州在一起。在众人眼中,他们是隔着坐标的双曲线,因风霜剧组无限接近后又将沿着既定轨道远离。

或许喻文州也是这么想的吧,把它当做一场总有一天要无疾而终的短暂恋爱,体贴地满足后辈多年的可笑的愿望。

周泽楷退出了微博。

明明他得到了另一位主角的认可,明明他已经跨过最艰难的坎了。

他打开通讯录,拨出了喻文州的号码。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得到以后患得患失无终。

“文——”

“喂周泽楷吗圈内明眼人都看出来队长和你恋爱了。”接电话的却是黄少天,高分贝高频率的炮轰让周泽楷差点把手机扔出去,“现在队长很忙你消停点吧要腻歪找非工作时段——队长?!”黄少天的声音远了些,“不要紧的你先忙别的……没必要吧……”

“小周,有事吗?”对面换成了周泽楷最熟悉的平和声线。

周泽楷想说早安想说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没想过会这样的想说要我发声明澄清吗想说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可能是想说的想告诉他的太多了,一股脑的挤在喉头,把所有话哽住了。

见他不做声,喻文州问:“照片的事情吗?”

“……嗯。”周泽楷闷闷地应。

“没关系的,已经处理地差不多了。抱歉给轮回添麻烦了——少天你等会。”

黄少天在他边上忿忿,即便不是贴着手机发声,周泽楷也能听出八九不离十。无非是问周泽楷搞出来的事情干嘛要你一个人处理你道什么歉。

喻文州从头至尾都没有把他周泽楷当做可以倚靠可以分担事情的恋人。或者说他习惯了揽过责任,习惯了自己解决一切问题,习惯了彬彬有礼地说抱歉。

“蓝雨这边差不多是把我和少天组成官配的,粉丝基本上也这么认为,而且少天不分场合说话不经大脑经常弄出绯闻——人尽皆知了吧——我的存在能消除负面影响。所以……不好意思可能一直不能公开,在外面的话……”

潜台词等于让自己收敛一点。

“好。”

“谢谢小周。”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让人觉得亲切温和,“我还有点事情,先挂了。”

“嗯。”

  

A市的蓝雨分部后头有一小片花圃,前边公司里来来往往烦得要死,后头倒是鲜有人至。黄少天拖着郑轩短暂驻扎在花圃,倚着转角墙壁抽烟,郑轩坐在青石的台阶上听他唠叨。

“黄少,你对周队敌视地莫名其妙很容易让人以为……你在吃醋啊……”郑轩望着阴云密布的铅灰天空说,“好像快下雨了。”

黄少天白他:“不是莫名其妙是直觉!直觉!文州一向是事事料好提前安排,但是周泽楷不按常理出牌!我担心队长的节奏被打乱后会搞出对他不利的不好收拾的局面来。而且——就算是吃醋也应该吧我和文州二十年的交情他居然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他被周泽楷挖角了简直队友爱丧失!”

郑轩打了个哈欠:“队长不是说他们昨天才确定关系么?”

“昨天才确定今天就被曝光那周泽楷更不可靠了关键是他们刚在一起我现在劝队长分手不仅没理由还显得我特傻逼——烦烦烦烦烦烦!”

郑轩回头瞥了他一眼:“黄少你不会喜欢队长吧?一个A一个O,属性——互补,事业发展也相似。”

黄少天摆摆手:“想多了吧我对队长有心思周泽楷还会有戏份么家长都见过千百回了——不过说完全没有感觉也不太可能啊,我们仨认识十来年了,你能想象有一天队长成了家给周泽楷生小孩把生活重心从蓝雨移到家庭的样子吗?”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文州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差不多是家人那种概念,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之后要把他剥离出去——啧。”

“黄少你好恶心。”郑轩丝毫不留情面,对黄少天少有的文艺进行了简短而犀利的吐槽。

“卧槽要不要来PK啊今晚九点老地方见啊房间号别忘了来PKPKPKPK!”

“懒得去。”郑轩起身走到黄少天边上,也燃了一支烟,“说到习惯……我突然想起来宋晓上次说,他觉得周泽楷已经习惯关注队长了。”

“习惯?!”

“宋晓暗搓搓观察了一会,总觉他对队长有意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眼神不一样——别问为什么队长没发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挺有可能。周泽楷是个闷声发大财的,他想要的有什么是拿不到的?最佳新人最佳配角最受欢迎男演员,接下来要冲最佳男演员。一声不吭的其实是个狠角。”黄少天摁灭了烟头,“算了,周泽楷自己也是靠当演员吃饭的总不至于演戏都不会——你不走?”

郑轩抵着头,侧对着他,垂着眼没什么表情:“抽完再走。”

 

宋晓才是蓝雨的大心脏。

周泽楷真的已经习惯在喻文州视线不及之处关注他了。

喻文州红得比他早,而且不是像他那样的爆红,是温温吞吞细水长流地把名声打出来的。有人评价过各家台柱的风格,叶修在于革新,韩文清在于严谨,王杰希在于创意,黄少天在于张力,张佳乐华丽浪漫,张新杰定位准确,周泽楷投入深情。唯独喻文州难以概括。他一部一部戏慢慢悠悠地接,从来没有横屏的情况,也似乎从来没有粗制滥造的作品。不是最显眼张扬的存在,偏偏是与戏剧背景融合度最佳的角色。非要简而言之,就是平稳而最不可缺。

黄少天周泽楷现在如日中天,仔细扒一扒历史,还是有不少槽点满满的作品。

喻文州红得远比他们慢,业界专业人士却评价说,他能红得最长久。

周泽楷在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自己低了喻文州一等。除却仰慕,还有对实力上的心悦诚服。或许是这种认知致使他没有靠近一步的勇气。

风霜是个契机。同为主角,好像多年的仰望从云端飘飘而至,落到身边,这才发觉他会哭会笑,才发觉他同样存在于这个烟火人间,从不是九天之上无法企及的神明。

他尝试着接近,却发觉已经改不掉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习惯一种动作与习惯一个人类似。那是一种扎根在骨血里的东西,从眼神偏侧的角度,目光裹挟的温度情意都成为系统默认,一旦用户试图修改固有设定,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报错。

造型师不厌其烦地调整假发,周泽楷任他摆弄,侧过眼端详正闭着眼补妆的喻文州。

今儿本来没多少正事的,早上闹出那档子麻烦事,两位当事人被强行拖出来重拍一期海报。周泽楷连带着祸害了经纪人江波涛,喻文州没经纪人,自个开了车过来,助理都没带。

江波涛杵在周泽楷边上干咳了两声,心说你这表情有眼睛的都看得出内幕。周泽楷收回目光,抱歉地笑了笑。

其中一组单人海报的动作要求被重新制定了。文尚书侧身轻触与额齐平的一朵桃花,一手垂于身侧,紧握一把短匕。小侯爷单膝跪下,一手横刀一手撑地,稍稍抬眼。

难得这回主要是编剧的要求,冯导仅仅做了参谋。

原著作者在后记里说,先爱上的人永远是输家。

所以小侯爷永远卑微。哪怕他武冠天下地位尊贵战功赫赫,同样只能做一个傻子,低到尘埃里去,跪在地上等待被恋慕者一星半点的施舍,捧着一颗不被珍惜不被接纳的,鲜血淋漓的心。

两张拍的都是侧面,对二位专业演员而言完全没有难度,导演团队挤在摄像机前头叽叽咕咕,周泽楷裹着羽绒服窝在角落玩手机。冯导动作神速,剧照片花已经放上微博了,连片花都爆了几段。

剧照放了他们提灯走往河边的一幕。周泽楷提着他的纸糊灯笼,偏过脸看喻文州。背景是绵延无尽的草木阴影,他们站在夜幕深处,成为彼此唯一的光源。

第二张放的竟是周泽楷的大脸。咋一看自己傻了吧唧的大脸显现在屏幕上着实有点骇人,但不得不承认导演在这张照片上下了够多心思。

照片用了油画效果,周泽楷的脸大部分笼在阴影里,唯有左眼周边小片区域被被细细涂亮了。他脸上溅了血,刘海一绺一绺乱糟糟绞着,眼里暗沉沉的一片,映着喻文州满身血污,剑尖滴血直指向他的样子。

真不晓得后期是怎么剪出这些材料的。

两张图风格相差巨大,前一张精致温柔,后一张脏污至郁,明白画出里头那人两个极端的姿态来。

周泽楷存了图继续后翻。

微博贴出了韩文清的朝拜,黄少天的醉笑,叶修的金戈铁马,最后还良心地放了一小段视频。

江波涛有句话说的对极了,要永远记住有一种远比狗仔可怕的东西叫做工作人员的手机。

镜头晃的严重,显然是手机拍摄的,拍的是他们吃盒饭的场景,囊括了王杰希大小白眼肖时钦生无可恋黄少天无耻抢肉叶修打死不让。

江波涛见周泽楷看得乐呵,伸过脑袋凑热闹。

正播放到周泽楷挤开黄少天坐到喻文州边上夹菜的镜头,江波涛看他瘫着脸死皮赖脸凑过去的模样禁不住笑他:“队长,你这个样子发上去,高冷男神的形象彻底毁了。”

周泽楷回了他一个不屑的笑容:“拍得不错。”

“……我是周泽楷的脸,我在地上。”

却听后边门锁咔哒一声,两人不约而同转过脸,见喻文州推开门晃进来。他穿着曳地的白袍子,提着印有蓝雨标志的单肩包,戴了一副黑色有线耳机,不伦不类。

周泽楷招呼他:“剧照传了。”一面给他挪开一个位置。

“今天早上就熬下锅了,你再不去估计得全化成汤了……”喻文州笑着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机示意他稍等,“记得带钥匙……孙记?顺路的。行,那我先挂了。”他取下耳机随意绕在手机上,在周泽楷边上坐下,“这么快?”

周泽楷点了暂停,问:“谁?”

“电话?少天。”喻文州说得再平常不过了,“他念了排骨汤好多天了,今天到我家吃晚饭。阿轩他们可能也过来。”

 

黄少天从三楼伸出个脑袋喊:“郑轩大大——现在走不走——听说待会又要下雪啦——”

郑轩扔掉早已熄灭的烟头,抬头比了个手势。他点开红黄的app图标,极快地输了三位数字进入微博,切换到“郑轩”,删除账号信息,收起手机进了大楼。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29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