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国际戏精学院荣誉毕业生

【周喻】来岁今朝(7)

来了_(:зゝ∠)_

 

周泽楷偷着吻了喻文州,止于皮肤触碰的一个吻。

似是一朝夙愿达成,欢欣惶恐杂出百般滋味,恍恍惚惚浑然不觉有人稍开一道门缝后迅速离开。

孙翔鲜有地镇定,在目睹自家队长的不良行径后,不是大惊小怪叫叫嚷嚷,而默默关了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虽说周泽楷绯闻不断,然生活检点,私下更是颇为沉闷,这样一个人会窝在休息室里,上身仅着一件白背心,头发淌着水,偷偷摸摸亲隔壁当家,画面冲击力着实有点大。

世风日下。

孙翔顶着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往外走,遇上肖时钦,不吐不快,满篇感叹号添油加醋描述了一遍。肖时钦早察觉苗头,不过不曾想周泽楷胆大如斯,万千感慨后转头敲了叶修。

一来二去,心脏圈子里多数知晓了,留个喻文州迷迷糊糊蒙在鼓里,无人提及,自是毫不知情,没发生过般平平静静过去几个星期。

转眼入了冬。

 

冯导飞去A国领奖,嘱托副导拍配角群演的部分,给几个主演腾出足有三五天的假期。周泽楷去年参的电影过了审,正是这几天上映,上头拨给他一打电影票。

贵宾招待券,送爆米花可乐还不限场次的那种。

周泽楷的票早捂暖了,揣在兜里捏在掌中,且黄少天一干捣蛋分子在另一头舀沙拉夹生鱼片,坐着的零星几个,喻文州不急不缓给他的可可吹凉,边和肖时钦唠嗑。

餐厅相对亮堂,琴曲如流水般淌过,柔和而不给人以心跳加速的暧昧。

天时地利人和,差他一句话了。

周泽楷三番前进终在一寸之遥却步。

自个在荧幕上的形象和平日大相径庭,傻了吧唧的,矫情又做作,况且人家日理万机,难得空闲,不见得会赏他这个脸。

眼见几个逗比的盘子里越堆越高,周泽楷愈发心焦,憋不住出声:“文州。”

喻文州和肖时钦聊得兴起,闻声回头。周泽楷暗恼插话不妥,想作解释,同时抽出电影票:“我——”

“啪!”

他这一抬手动作太猛,胳膊肘直接磕上了玻璃酒杯,杯子禁不住他一扫,自桌上落到周泽楷膝头再弹到地上,啪的一声碎成数片晶莹剔透的锋利残片。

顺便倒了他一裤子的香槟。

周泽楷盯着晕出一大片深色的西裤,脸都绿了。

“WAITER!”喻文州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笑。蓝雨不正经的风气由下而上带坏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加之周泽楷脸色太新奇,喻文州几乎想给他来张面部特写当联系人头像。

周泽楷要能读心,估计得哭晕在厕所。

幸而喻文州不是黄少天,没把幸灾乐祸的表情挂出来。他立马招来侍者清理,抄着擦手巾一同帮周泽楷做初步清理。

“去楼上换了吧。”酒店的服务比较周到,为周泽楷弄一条一模一样的裤子不是什么难事。

“好。”周泽楷匆匆起身,外套留在椅背上。

别人弄巧成拙他是投膏止火。

放了假的苦力们欢天喜地端着盘子说准能吃回自助餐的钱,湿了裤子的傻狍子吃不上晚饭还得先白赔一条西裤,更惨的是他那几张电影票湿得一塌糊涂不成样子,拿不出手送人。

周泽楷恼极,换完裤子后在包间大床上坐了一会儿,后仰身子,盯着天花板角落的夜灯。

很多娱乐公司都有禁止艺人在某个年龄段恋爱的规矩,起码是禁止明着搞对象,炒话题靠的要么是捕风捉影的暧昧要么是刻意为之的官配,蓝雨若说官配,黄少天喻文州倒是差不离。上回的戒指事件毕竟只是综艺节目,上头侃了几句完事。如果他周泽楷明目张胆布告天下,恐怕能打败喵锋上头条。

他扯下一张电影票揉成团,随手往边上一抛。

周泽楷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等他反应过来,手上只剩了最后一张平整完好的。而他第一反应不是找江波涛要,而是一个鲤鱼打挺窜起来,扒开纸团找到连号的,拿玻璃托盘压平了,抄起吹风调到最大挡。

一个邀约罢了,不会怎么样。

无关结果,试了再说。

 

话是这么讲的。

但关于仅有的一个执念,周泽楷总是要怂。

多谢黄少天来事,酒足饭饱回程路上朝喻文州道:“队长,最近周泽楷老蹭你那,你知他有新片过审?”

喻文州答:“马上上映了吧。”他稍稍偏头,目光擦过周泽楷面颊。

周泽楷冷不防和他对上,慌忙道:“后天。”说着突兀地拽住了喻文州的胳膊。

周泽楷瘫着脸,递过一张票:“去吗?”

他一贯的言简意赅直奔主题,去掉了所有花哨繁杂的邀请台词。

喻文州学他的套路,接过了看也没看,对折夹进钱包。

他拍了拍周泽楷箍在他胳膊上的爪子:“行,约个时间。”

黄少天不满地叫嚣:“周泽楷我也是前辈吧怎么只给队长不给我厚此薄彼肯定有奸情我要上某涯818!”

“都有空。”大不了推庆功会。

周泽楷答了,瞥黄少天一眼,说:“噢。”

喻文州翻了翻日程表:“晚上七点可以么?我记得有八点左右的场次。”

周泽楷依然瘫着脸,光看表情毫无诚意:“我接你。”

喻文州手指如飞输入文字:“地址我发给你。”放在以往,他定是要自己开车的。同组拍戏几个月,周泽楷的脾性摸出一二,喻文州知道这种坚持在他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再看看周泽楷,自觉闭嘴充当布景板,等自家队长完事了一道撤退。

周泽楷打开信息栏等短信过来。

了了一件事情。周泽楷舒气,缓缓松开攥着他的手。

冬夜渐冷,满街浮着张扬恣肆的冷空气。

喻文州穿着加绒的外套,挺厚的,隔着衣物摸不出骨重几何。

 

约定那天傍晚下起雪。

周泽楷到喻文州住处时,路边灌木丛细密的枯枝上已经积起了薄薄的白。

巧的很,周泽楷的这部片子,叫做《风雪夜归人》。

周泽楷发到的票对应贵宾级影厅,观影的人不多,两人不必要戴上帽子墨镜遮遮掩掩,直接捧了爆米花大大方方坐着,嘀咕几句,等着电影开场。

影片名字很有古典气息,内容和古风完全不搭边。警匪片,男主是卧底,在贼窝呆了数年熬到收盘那天,不料警方内部有叛徒,自乱阵脚,局长中弹身亡。男主在枪战结束后一枪崩了老大,夺来一辆车一路逃亡,最后死在离家不远的一棵树下。

洋导演和国人观念不同,压根儿没有遵循男主用来舔男二用来爱的原则。周泽楷这个男主,工作不顺生活不顺,女友还跑了。

周泽楷边看边回忆剧情,感叹男主有够倒霉的。

他略一侧目,喻文州靠着座椅吸着可乐,看得认真。

荧幕上映着唐柔的脸。

唐姑娘演那个女友,极少数对男主知根知底的人。两人是高中同学,自男主身份逆转,二人保持地下恋情。

他们偶尔在一件公寓见面,聊天,做爱,说说无关紧要无足轻重的话题,再没大谈什么理想与未来。

毕竟谁知道有没有明天。

姑娘立在窗边,自窗帘的缝隙中窥探外头灰色的阴云密布的天。

“Sagi,”她的口气淡淡的,“如果时间允许,我们就去看场电影,一起回家,交换晚安吻然后共枕入梦,像所有最普通平凡的情侣那样。”

周泽楷啪的摁下打火机点燃一支烟:“嗯,再说吧。”烟头红色的光像魔鬼的眼睛。他坐在床沿,手机惨白的光线照着他的脸。

镜头转到手机显示屏。

“20:42,东码头。”

精巧的手机足有千斤。这个推过车扛过石的男人居然拿不稳。

他凝视片刻,粗鲁地将它一把塞进裤袋:“我今晚……”

“没事,再说吧。”姑娘打断了他无用的解释,回过身来,保持她作为上层人士的,优雅得体的笑容。

男人有些愕然。

他手边的床头柜上搁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头插着一支枯萎的玫瑰。

周泽楷盯着烟头的火光。

这个镜头选得非常讲究。

他的眼神里有挣扎有不甘有愤怒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但都在转眼间归于平静。

那双幽深的眼睛里似藏有哀悼与无尽的叹息。

半晌,他站起说:“谢谢。”

他顺手取过那只瓶子,连着干枯发脆的花一起扔进了垃圾箱。

姑娘拨了拨刘海,理好衣领,开始穿外套。

 

周泽楷望着屏幕上的自己。

他还记得原文里另有作者的一句话。

——你眼下的花已不是去年今日的那一朵,就好像你面前的人已经脱胎换骨,不复年少天真模样。

他无可避免地忆及喻文州曾经的台词。

——我养过一朵昙花。我一直在等她盛开,可是等着等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花已经谢了。

——后来?没有。大概是没兴趣再等另外的花了。

故事里的浊世佳公子摘去金玉,踩着一地残红,往云雾深处的道观去了。

周泽楷关掉闪光灯对着荧幕拍了一张,发微博。

配了一句特别长的话。

枯萎的花不需要等待,恰如病入膏肓的人不需要就医。

 

影片播放到他分手的那段。

那天没货要取,男人拖了个哥们窝在屋子里喝酒。

方锐大大演那个帮里兄弟,全片被称作阿黄,狗一样的名字。

他喝一口叹一声,抨击周泽楷:“你把嫂子带来一趟不就完了,让人晓得你是真的忙没劈腿也没故意晾她。早说至于分手么,女人都是要哄的。”

周泽楷的眼睛发红,脚边滚着不少罐子。他吹了手里那瓶,打了个酒嗝,挑着一边唇角笑起来。

“算了。”他说,“好多年了,感情磨没了。”

周泽楷撑着地面,摇摇晃晃起来拿酒。

方锐叫起来:“哥,十年夫妻你干脆分了,对得起人家姑娘吗啊!”

周泽楷坐回原处。他倚着桌腿,说:“那谁写的——人生很长,没了我,总有人陪她走遍三山五海,六合八荒。”

他醉醺醺的,咬字却很清晰,一字一字说得决绝。

阿黄无话,闷头喝酒。

Sagi灌了一大口,下巴抵在瓶口,望着墙壁,低声道:“只要她平安。”

周泽楷一直觉得Sagi对陈姑娘是真爱——女友姓陈——否则不会千方百计要让她和这个圈子划清界限。

可是他爱得太独断谨慎————谁知道姑娘是不是想要为他分担一点压力与他并肩作战呢。

戏里Sagi与陈姑娘的爱情停在葱茏岁月死在急管繁弦,戏外周泽楷的爱情写了序言尚未开始。

周泽楷肖想过不止一次,曾觉得喻文州遥不可及远在天涯。

而今距不过咫尺。

周泽楷不由自主覆上他搭在座边的手。

推诚相见。应当是懂的。

果不其然,喻文州顾眄。他神色不动周泽楷无声眭然。

不过瞬息,喻文州先笑了,笑容里裹挟着无奈。他抽出了手。

周泽楷像被泼了一瓢冷水。

他早知道会被拒绝,还是无法抑制地失落。

然而喻文州手掌轻轻巧巧一番,继而松松握住周泽楷的手。

他的手背冰凉,掌心却是暖的。

周泽楷瞠目。他猛的抬头,只见喻文州还是看着他,像是纵然的,有几分“我答复了你看着办”的意思。

周泽楷反手扣住喻文州手腕,倾过身揽住他。他刻意减了力道,生怕搂碎了才发觉是一场荒诞不经的大梦。

喻文州配合地贴过来。场内闷热,他脱了外套,身上线衫偏薄。这会能摸到他凸起的肩胛若振翅欲飞的蝴蝶。他拍拍周泽楷的背示意他先松开。

“先看完,淡定点,待会有话和你说。”

 

周泽楷旋轻了车内的音乐,喻文州坐在副驾上扣安全带。

外头的雪越下越大,在他们看电影的当儿,覆盖了树丛与车顶,地面上也开始积雪了。

电影的最后,男人踉跄着扶着巷子粗糙的墙壁朝漆黑的深处挪去。他的屋子在巷子尽头,黑黪黪的。

已经没有人在屋里头点着灯等他回家了。

男人一步一趔趄,浓稠的鲜血淌了一路。路灯在他后头,漫天风雪里,他孤独的影子被无限拉长。

风雪夜归人,到最后,只留下他一个人没有意义地风雪载途。

同样是满世界白色翻飞的夜晚,同样是周泽楷,他发动车子准备回家,身边坐着等待了许多年的爱人,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明天去讨论柴米油盐。

他入圈近七年,演过王侯将相道士佛陀,见过生老病死离合悲欢,说红尘九万里风流,道世间八千岁烦忧,舍得了千金买酒,抛得了血泪红豆,折得了长安春柳,坠得了风雨西楼,可唱至灯花落尽后。

自诩看遍世间万千,临阵却发觉曾一直置身事外。原来见了多少终究是俗人一个,想着哪怕风雪满路只要有个人能陪着一起走。

归得眼眸。

他在外头岔口红灯处停了下来。

喻文州低着头,边看手机边说:“小周。”

“嗯。”周泽楷看向他。

“专心看路,听着就行。”喻文州顿了顿,“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轮回应该也有的,艺人不能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公开恋情。”他似乎有点苦恼,“你的状况我不清楚,但是蓝雨——应该是不会接受的。我的事业正在高峰期,突然曝光和隔壁家的队长恋爱显然会对工作造成影响,所以——”

“好。”周泽楷直接应了。

“谢谢。”喻文州迅速结束了这一段,“我对你的了解不深,有什么想法——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猜来猜去的,伤脑筋。”他关掉手机,望着茶色玻璃外飘落的雪,“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唐突,但是——或许你喜欢的只是很片面的一个我,或者说,很多是你臆想出来的部分。简单讲,就是你可能并不了解喻文州。”

“可是——”

“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眼中都不一样吧。好些恋人都是这样,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恋人完全不是自己原来设想的那样。温柔的人会变得暴躁,文雅的人会变得粗鲁。最初喜欢的部分——你为什么突然想和我在一起?”

周泽楷目不斜视:“不是突然。”

“?我以为是从拍风霜开始的,我们以前几乎没有接触。”

“六年半前。”

周泽楷说得平静,喻文州直接震惊了。那个时间点他从不晓得有周泽楷这号人物,轮回也只能算是个二流公司。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原因?”

“没有。”周泽楷想了想,说,“你给我说戏。”

“我给很多人说过戏。”喻文州皱眉,“而且,大多数前辈都乐意提携有天分的新人。”

“哦。”

“还有呢?”

“我觉得你很好。”周泽楷说得一本正经,“没了。”

“……好吧姑且这样。”喻文州摆摆手,“以及,我属于那种——重视工作远过于感情生活的人,你要做好被冷落的准备。当然了,如果周姑娘跑路的话,记得给我发个短信。”喻文州调笑。

“不会。”周泽楷打着方向盘。

喻文州笑:“试着过段日子再说吧。”

周泽楷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显然对喻文州的“尝试处对象”表示不满。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好。”

喻文州倚着车座,闭目养神。

 

临别时候,周泽楷站在楼底暖色的灯光下,不由分说按住喻文州的肩,给了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喻文州稍稍僵了一下,顺从地闭上眼睛。他的眼睫微微发颤,然呼吸轻而平缓。

周泽楷探出舌尖,描过他的唇线,在一遍描画后分开。

“下次不要在外边。”喻文州说。他的笑容是与生俱来的,似乎任何场合都不能撕下这种表情。

“好。”周泽楷和他道了别,回到车里,目送他进了楼梯,楼道的灯光一层一层点亮,喻文州公寓的窗子透出光线。

喻文州明确表示了不想公开关系,周泽楷再不愿意,也必须尊重他的想法。为工作着想,无可厚非。

周泽楷将车子开到小区外,停在路边,戴上帽子走回到他楼边,站在阴影里,靠着树干抄着口袋,遥遥看着高处那一扇窗。

看到雪停。

 

周泽楷在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间回到家。

影院里的喻文州给他前所未有的惊喜,而灯下的吻使他不安。这种不安来自直觉。

他想了半夜没理出个所以为然,索性抛到脑后好好休息,反正第二天整天没有安排。

周泽楷扯了被子闷头睡觉,无梦酣眠到中午,被手机铃声生生吵醒了。

江波涛。

江波涛打电话一般是不会有好事的,全是加班加班加班压榨劳动力。周泽楷果断摁了挂断,翻身继续睡。

然而手机锲而不舍地又响了起来。

周泽楷用枕头包住脑袋。

约是那个拒接使江波涛意识到周泽楷和手机在同一地点,铃声以逼人神经衰弱的姿态持续不断。

周泽楷听到第三遍,愤愤地扔了枕头接听:“说。”

“你的照片上热搜了。”江波涛语气严肃。

周泽楷的脑子没转过弯:“照片?”

“你和喻文州接吻的照片,蓝雨公关已经开始处理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70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