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长明

国际戏精学院荣誉毕业生

【周喻】来岁今朝(4)

上节好像少了一段,过会补。

混更,人物崩,微伞修出没

  

 

冯导忙成狗,拿了ED给周泽楷当角色歌,好久才反应过来,白白放了周泽楷几天假,拖得喻文州都逃离病房重归战场。

黄少天十分狗腿地跟在队长后面逼逼,扯这些日子他是如何如何干得漂亮一条就过的,说得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尾巴要晃到天上了。

周泽楷眼中的黄少天确实是这样的。

也就他发小喻文州不嫌弃。

戏服还没换,那两人套着印有蓝雨徽章的外套,一看就是一家子。

啧,都什么跟什么。

黄少天目光一转,正落在转角处偷窥的周泽楷身上,他夸张地挥挥胳膊喊,哟,周泽楷啊。

喻文州也招手。

才几天没见,下巴好像尖了。

周泽楷搁了台词本走过去,无视黄少天,干脆利落给了喻文州一个熊抱,附在他耳边。

“前辈,欢迎回来。”

奔放得不像轮回一哥周泽楷。

黄少天被他突破天际的OOC吓得哑炮了。

 

周泽楷一没谈过恋爱的愣小子,哪懂。

江波涛教的。

不怪江副队眼神如炬,谁让周泽楷道行太低,对上喻文州画风就不一样。自家队长是口讷不是高冷,是少言不是腼腆,这点江波涛还是清楚的。可和蓝雨几次交锋来看,周泽楷私下降低存在感恨不得当不存在,偏偏往隔壁家队长那一个劲儿瞟。上个综艺节目也是,还闹腾,单膝跪地的照片在微博上转疯了,直接带动新CP党的崛起。

算给电视剧提前宣传了。

人家喻队长走文青路线,把着自个的格调,鲜少有绯闻,最多不过和搭档黄少天打打擦边球,某种程度上能称娱乐圈一朵高岭之花,和对家王杰希一个级别的。

毫无交集可言的两位男神首次碰撞炸起的火光让江波涛有点恐慌。

片场里打量几天愈发觉得不对劲,砸吧几下琢磨出味道了。

周泽楷在娱乐圈的路相对来说过于平顺,前头有名导提携,后头有公司力捧,有颜有实力,只要一心一意沿着既定路线前行就好。人情事故方面的修行着实太浅。

那种试图靠近又惶惑不安的意图太明显。

江波涛焦躁了许久,趁着喻文州生病周泽楷清闲,下决心找队长谈谈人生。

 

又在休息室。

那人背对着门,带着副白耳机,蓝牙那种,代言送的,垂着头对着块平板,像在看视频。

休息室拉了帘子,白色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

室内空得很,一张矮桌,一杯白水,几条椅子,一个人。

周泽楷没穿戏服,随随便便一件黑风衣,坐下的时候也不拉好,后头衣摆皱得乱糟糟。

光源在他头顶,影子在身下缩成小小的一团。

周泽楷沉在这个安静无声的黑白空间里,江波涛一时不知该不该叫醒他。

光影分明竟与他当年一个角色重合。

 

周泽楷前年拍的电影,演一个偏执过度的精神病患者,死了老婆,热爱绘画,可无人欣赏他的作品。他一个人住一间病房,总关着灯拉着窗帘,坐在床头柜上警惕地看着进出的每一个人。

最后的岁月里他把那些浮夸的颜色全扔掉了,躲在白墙白床单全是消毒水气味的病房里,偶尔发疯去撞病房门上小小的玻璃窗。

最终死于自杀。

一天一天攒着,存够了八十片安眠药,攥着他老婆的照片,睡去后再没醒来。

这角色太另类,犹豫好些时候才决定接下,周泽楷耗了一个月真正入戏,走进病房时成了那个孤独的疯子,不哭不笑不说话。

镜头里没有潮水般的绝望,只是落寂如针尖,在心口上扎进了,拔出来,又扎在同一个地方,磨着同一处的血肉,由尖锐到钝痛,最终麻木。

周泽楷不是疯子,他活在镁光灯下呼风唤雨光芒万丈。

完全不相干的两种人。

江波涛一下子没能想通他推门时觉察的孤独感由何而来。

不过他开门动静不小,周泽楷居然没反应。

睡着还是声音开太响。

江波涛放轻步子凑过去。

黑底白字滚动歌词。

这一凑不得了,屏幕反光骤然显现一张大脸,惊得周泽楷差点把平板扔出去。

平板最终是摔了。周泽楷窜起时撞了江波涛的脸,手一抖没抓稳。

好在壳子够坚挺,只掉了点漆。

江波涛把自个T字区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摸了一边,鼻子没塌鼻血没流,很好。

周泽楷瞅他,小心翼翼的。

江波涛摆摆手:“还好。”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却很快又吊起来:“有事?”

江波涛想了想,答:“来找你谈谈。”

本来还有一份迟疑,瞥见他平板的一刻才算笃定了。

 

《浮生故》。

 

喻文州正式在音乐界弄出名堂的曲子,作词作曲一手包揽。

没出过专辑,据本人说是心血来潮的产物,玩闹的,上不得台面。

他对着话筒笑,说最近大概古言看多了,忽然冒出点写首歌念头来,很高兴你们喜欢。

那时他面上已能波澜不惊收放自若,眼神里的小小得意还是没藏好。

 

唯一一首完全属于喻文州自己的歌。

亏得蓝雨支持他闹腾。

江波涛理理思绪,拖来张靠椅在周泽楷身边坐下。

“队长在听什么?”

周泽楷犹豫片刻,关了耳机开外放。

果真没认错。

江波涛霎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了,想好的一股脑忘了干净。

周泽楷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只是喻文州凡是看得太过透彻,行事留三分余地不像能投入真心;周泽楷太坦荡太认死理,说不得甜言蜜语,认定之后能掏心掏肺地来表达赤诚。

劝他别死认喻文州,现在看来可行度不高。

先探探口风。

江波涛听了一会问,喻队的歌么。

“嗯。”

“他唱歌挺好听的,可惜自己不想往那方面发展。”

周泽楷没接话。

他低头看看屏幕,似有太多想说,但无法表达。

音乐正播放到副歌部分。

 

桂倒了广寒

弦月七七空了长生殿

尾生柱边一天一眼万年

一等长眠桥下岁月里边

……

 

间奏是古筝混有飘渺的笛声。

耳熟得很。

夹着与沉重意境不大合拍的扬琴声。

江波涛猛然听明白了。

他以为周泽楷的手机铃声一直是段纯音乐。

轮回和蓝雨不是盟友也不是对头,他听过喻文州的歌,辨得出声线,唯不熟悉伴奏。

与歌声连在一起才听得明了。

周泽楷截了那段漫长的间奏。

 

桃败了天宫

金乌归程枯了枇杷树

庄妻劈棺一斩一瞬碎木

一刻定了濡沫尽归黄土

……

 

江波涛脑子混乱了。他深吸一口气,问:“队长,你对喻队……你觉得他……呃意思理解就行。”

“嗯。”周泽楷点了暂停,音乐戛然而止。他偏头凝视江波涛的眼,想想答,“他很好。”

他思考的时候眼底有温和的笑意,像揉碎的月光。

“不是。”江波涛抓狂,他一向凌厉,关键时刻居然无法正确措辞了,“就是……你对他什么感觉。”

“哦。”周泽楷抿唇,答,“我喜欢他。”

“……”坦率得让人无语。

“说不定他已经有……恋人了。”

“没有。”周泽楷答得很快。

江波涛无力:“你怎么知道。”

“看得出来。”

得了吧没几个看得懂他。江波涛腹诽。

他懒得和周泽楷辩论,又问:“你意——喜欢他多久了?”

周泽楷数了数:“六年。”很快补充,“或者五年。”

“……”

感情自家台柱子从出道起就念着挖隔壁的当家。是他藏的太好还是交集太少不为人所查。

“你刚开始接戏没有和喻文州同台的机会吧?单单从荧幕来看怎么知道他的性格为人。”

“有。”周泽楷忽的认真起来。“他那时讲戏,很耐心,没架子。”

 

“他不止给你一个人讲过戏,而且他对蓝雨的每一个人,从黄少到下面的员工,或许都比对你好。”江波涛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周泽楷再次沉默,抱着平板不出声。

“呃队长莫方……圈里好些人都觉得喻队和黄少是一堆,我们出来吃饭的时候你应该有感觉,蓝雨那边自带气场根本插不进去。搭档这么多年肯定会处出感情的。”他故意换上玩笑的语气,“说不定人家早私定终身了,咱们不知情,那咋样?棒打鸳鸯?”

“抢亲。”周泽楷也笑。

他一闪而逝的狠戾惊得江波涛头皮一麻。

“喻队不好追。他拉扯蓝雨走到今天,手腕惊人。你和他就算玩玩,可能——”

“不是玩。”周泽楷皱眉。

“我晓得你认真,只是——”

“为什么不能喜欢。”周泽楷盯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线。

一针见血。

江波涛叹了口气:“好吧我只是感觉——就算在一起,他不会很爱你,起码——和你的感情不对等。”

“不试试怎么知道。”周泽楷松了眉面无表情,“而且……我喜欢他就好了。”

 

江波涛劝说未果遭遇反蛊惑,被拖到周泽楷同一战线上。

虽说自己也没多少经验,但至少比周泽楷一张白纸好些,便充当起半吊子狗头军师的角色。

——不能刻意疏远,像和朋友一样就好,递杯水,借个外套什么的可以拉近距离。适当表达对他的亲近。喻文州极注重细节。

所以他选择给喻文州一个欢迎式的拥抱,以包容的姿态。

真诚是不会被拒绝与舍弃的东西。

喻文州也愣了一下,迅速回神,抬头还住周泽楷的背,下巴搭在他肩头。

呼吸贴在耳畔,如南国海畔的风,翻山越岭带着湿润水汽而来,即将形成四月的雨。

喻文州附在他耳边笑。

“小周。”

声音像是间奏音乐里的笛声,渺远却温柔。

他只是笑着说小周,没有添一句谢谢。

显然不符合喻文州平日的礼数。

发乎情止于礼,那把礼扔掉再好不过了。

周泽楷听见阳光哗啦洒进来的声音,封闭了很久的窗子忽然被打开了,金色蜂拥而入,一下子亮堂起来。

周泽楷命令自己松开胳膊。

他喜欢怀里圈着暖意的感觉,可现在不是时机。

扯出些空隙,黄少天立即挤到两人之间,装模作样捏了个诀,喝道:“呔!急急如律令何方妖孽快快显形交出傻了吧唧面瘫脸周泽楷!”

周泽楷垂着眼俯视他,闷着说:“呵。”

黄少天被他来自身高的鄙视点燃了,举父似的窜起来:“周泽楷你大爷几个意思来战啊不服来干小爷LOL一把虐爆——”

话没说完便被喻文州一把摁住脑袋。

黄少天本在下落,被喻文州一摁,像是给一把拍下来的。

周泽楷秒破功,噗嗤笑出声来。

黄少天委屈郁闷地要把眼珠翻没了:“队长你居然里通外敌!”

喻文州给他顺了一把毛:“别把傻气带到外边来。”不等黄少天喊话,手指下移理了理他的衣领,“领子也没折好。”

打一棒子给颗糖,黄少天不好发癫,闷着气哼哼。

安顿了黄少天,喻文州将目光移向周泽楷:“小周难得这么热情,真实吓到了。”

周泽楷摸摸鼻子。

黄少天插话:“这分明是披着周泽楷皮的不明生物。”

“说实在的,我还以为小周很不喜欢我呢。”

“?”周泽楷一愣。

喻文州偏偏脑袋:“你和江副队少天他们相处都挺自然的,和我说话会特别客套谨慎,没什么表情,好像——”

“不是。”周泽楷慌了,他没做好准备,只是不想让喻文州知道自己心思,但未曾料到喻文州会以为自己讨厌他,“不讨厌,我……”

黄少天傻乐:“你咋这么不禁逗啊,队长你还说我呢自己也干坏事只许州官放火不——”

“少天。”喻文州眯起眼。

“队长我发誓没说你心脏。”

喻文州摆摆手:“好了不闹了,我刚回来还没进入状态,小周陪我对个戏?”

“好。”

 

顾及喻文州身体状况,冯导特意缩减了他第一天的工作量,拍完一条夜间场便挥手放人。

可怜黄少天没这待遇,苦逼兮兮在秋风里NG。

周泽楷连带着享福一同解放,收拾收拾东西混出去吃夜宵。

片场外有条短而窄的巷子,连着另一头的夜市。两侧高墙剥蚀了白漆,显然有些年头了。

一盏路灯伸过高墙,昏黄光线一明一灭。

两人晃晃悠悠过去,却瞧见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叶修邋遢地坐在地上,屈起一条腿,一条胳膊搭在膝上,低头看手机,垂下的碎发挡出他的侧脸。

周泽楷意外于叶修的没形象,喻文州则是讶异在叶修的手机。

他叫了声叶神,绕过周泽楷快步走过去。

“文州啊。”

叶修抬头瞥了一眼,费力撑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

“怎么也开始用手机了?”

叶修晃了晃手里白色的肾6:“沐橙想太多,怕我走没了,非要塞给我。”

他没开任何APP,停在桌面上,背景是个少年,靠在一张竹木躺椅上,带着白色的大耳机,盖了件米色外套,闭着眼。橙黄的日光穿过窗框洒在他面上。

周泽楷一向好奇心重,难得嘴快,喻文州根本来不及阻拦:“这谁?”

说毕察觉喻文州偷偷捏了捏他的掌心。

叶修像是半点不在意,摸了跟烟叼着,又去掏打火机,略含糊地说:“桌面上啊,一个老朋友,帅吧。”

周泽楷握住喻文州的手:“圈内的?”

“他啊,做了几年练习生,没出道。他要是出道,这圈子绝对一阵腥风血雨,和文州截胡老魏的时候比……有过之无不及。”

“噢。”喻文州保持沉默,没有挣开。他的手很凉,安静躺在周泽楷掌中,一分一分暖起来,“叫什么?”

“小周今儿难得话多啊,查户口呢。”叶修收起手机,呼出口烟气,“苏沐秋。”

“挺好听的。”

叶修笑笑不作答。

喻文州反握住周泽楷的手:“叶神去吃夜宵么,那边有家的串儿不错。”

“不了。”叶修俯下身,拿手掌随意扫扫地面,再次坐下,头靠着墙壁,“我再坐会儿。”

“那我们先走了。”

叶修摆摆手。

喻文州似乎是生怕周泽楷再开口,握着周泽楷的手使了点劲,拽着他往外走。

影子叠着影子,掌纹贴着掌纹。

周泽楷大步前跨,和喻文州并排。

这路太窄,只能容下两人并肩而行。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叶修还坐在那,以之前的动作,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他只穿了一件衬衫,显得很是单薄,弓着背,好像肩上压着过沉的担子,将要把他压垮在夜色里。

方才那张照片的颜色很好,少年看去像是戴着耳机睡着。

 

 

TBC.

 

 

 

 

歌词没填曲,瞎写,见谅。

 

评论 ( 17 )
热度 ( 173 )

© 一灯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